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與堂嫂的旖旎之旅

與堂嫂的旖旎之旅
我的堂嫂很漂亮,這個概念自打我進入青春期就存在於我的腦子裡了。堂哥跟堂嫂結婚已經快15年了,有兩個孩子,堂哥比我大將近20歲,由於是在農村裡,結婚結的早,那時候我基本上每天都要去姑姑家和堂哥玩,因為姑姑嫁到本村,離得很近。直到後來上了初中,就去的很少了,正好那年堂哥17歲,跟堂嫂相親了一次,就訂下婚事,沒多久便結婚了。記得那是一個週末,我從鄰村的初中放週末回家,媽媽就對我說:「大膽,你堂哥明天結婚,你堂嫂你還沒見過吧。」「沒見過,太快了啊,我都不知道。媽,堂嫂好看不?」我問媽媽。「你知道有啥用,又不是你結婚,小毛孩子就知道問漂亮不漂亮了啊。明天去了就看見了。」媽媽說完便去準備明天去姑姑家的物事去了。因為那個時候剛開始張身體,進入青春期,在學校裡就對女生多加留意了,這應該是雄性激素導致的。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姑姑家,見到姑姑就喊:「姑,嫂子呢,怎麼不見人啊?」姑姑笑著說道:「別著急,中午12點就來了,你哥去迎親了。」聽了姑姑的話,我便不安穩得等著,終於熬到了12點,外面鞭炮聲聲,知道是新娘子來了,便飛快地跑出去看新娘去了。堂嫂穿著一身大紅色的棉布上衣,下面穿的是當時很流行的喇叭褲,長髮披肩,發尖搭在兩團隆起的胸脯上,眼睛特別大,還是雙眼皮,皮膚很白,比我學校裡的女同桌漂亮多了,對於當時的我來說堂嫂算是美女了。由於注意力集中到了堂嫂身上,以至於都沒注意到旁邊一身西服、頭上打著摩絲的堂哥了。後來,我一到週末就會去姑姑家,因為可以看到堂嫂,那個時候第一次的夢遺就是夢到了堂嫂發生的。再後來,隨著年齡的增長,性知識的增加,我學會了手淫,經常在某個夜深人靜的夜晚,趁著沒人的時候我就會手淫,意淫的對象就是我的堂嫂,想像著自己與堂嫂在做那愛做的事情。慢慢的,我上完了初中、高中,緊接著就是大學,這十幾年當中,我手淫了也不知道多少次,每次對著電腦裡的AV女手淫的時候都會想到堂嫂。因為平常不怎麼在村裡,都是呆在學校裡。等到大學畢業,在縣城裡找了份工作,才有了閒暇時間在村裡呆,偶爾聽媽媽說起過堂嫂,說是跟堂哥現在快要離婚了,她嫌堂哥賺不下錢,在外面跟別的有錢的男人瞎搞,每個月就在家裡呆幾天。姑姑一家人也拿她沒辦法,為了孩子,說啥也不能離婚。得知這些,堂嫂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一落千丈,以前是我心中的女神,現在卻成了在外面亂搞的破鞋。哎,人生啊,有太多的意想不到。很偶然的一次,我和堂嫂邂逅了。那是一個週末,由於我的筆記本顯卡壞了,需要到市裡的維修點去修理,所以我便一大早去了鎮上的火車站,準備坐火車去市裡。因為是週末,車站是人頭攢動,看著擠來擠去得都在排隊買票,我看時間尚早,乾脆等會再買吧,反正也不急在這一時,索性坐到候車大廳的椅子上,看著那人潮洶湧。心裡歎道:中國人還真就是多啊,現在就這樣,春運可要咋呀。過了一會,我看買票的人漸少,便起身去了售票窗口,「一張Y市的。」我沖裡面的售票員說道。「吱吱吱!」票出來了。我順手拿上票轉身準備離開售票口,這時候我的胳膊被人拉了一下,我回頭一看。「咦,這不是堂嫂麼,怎麼出現在這裡了。」我心裡納悶道,「不是跟有錢男人了麼,怎麼還會擠火車呢,應該是做小汽車啊。」心裡琢磨著,眼睛掃了一下堂嫂,還是那頭披肩發,黑亮黑亮的,還經過直板拉過的,很直,上面穿了一個黑色的大款秋衣,下面穿了一雙近身的黑色半透絲襪,上面還帶的花花,從鏤空中可以看到那肉色的大腿,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魚嘴寸跟皮鞋,168的高挑身高,再配上這一身黑色的打扮,很是性感,頓時看的我腎上腺素分泌過快。堂嫂雖然30多歲的人了,身材也比以前肉了,不過胖瘦我感覺正好。以前我的印象當中,堂嫂有點偏瘦,現在則是豐滿迷人。堂嫂的出現,馬上吸引了候車廳裡面這些男人女人的目光,男人露出垂涎的目光,女人則露出嫉妒的目光。堂嫂根本不去留意別人投射過來的目光。只是在看著我說了句:「大膽啊,給我買兩張去Y市的票,我就不擁擠了,人多多的。」說著遞過來100塊錢。「不用了,我來吧,幾塊錢,用不著大票子。」我沒去接堂嫂的錢,自己又掏了錢買了兩張票給了堂嫂,現在才注意到原來堂嫂邊上還一個人,也是個女的,不過站在堂嫂跟前一比,根本沒人去注意她,一句話說就是:「螢火之光,難爭皓月之輝。」「大膽,謝謝你了啊,你去市裡做什麼呢?」堂嫂接過火車票對我客氣道。「嫂子客氣了,一家人說這些多見外,我電腦壞了,今天去市裡修電腦。」說著我拍了拍手裡拿的筆記本。沒多久,開始檢票進站了,我和堂嫂想跟著一起進了站台。因為堂嫂一身惹眼的打扮,再加上堂嫂那將近170的身高,在人群中引起了更多的注目。我則站在一邊,和堂嫂有一搭無一搭的聊著,等著火車進站。「嗚……嗚……」火車進站了,火車還沒停,這些人就亂了,也不排隊了,都爭著往前跑,車門打開,人更亂了,你擠我,我擠你。看著這樣的場景,我把筆記本給堂嫂手裡一放,說:「嫂子,你在這裡等著,我上去佔位置去,要不一會上去還要站一路。」「嗯,好,大膽,你去吧,我給你看電腦。」說著接過電腦。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殺出一條「血路」,順利得佔到了3個位置,等堂嫂上來後,一起坐定,看到周圍還有不少站著沒座位的人,堂嫂衝我豎起了大拇指,「看不出來大膽身強體壯啊,剛才真是辛苦了,要不哪裡還有坐的位置啊,來,喝瓶飲料。」說著便遞給我一瓶脈動。「那是啊,我在學校裡短跑還拿過第三名呢,呵呵。這點小事不算什麼。」我有點自擂自誇,畢竟得到一個美女的讚揚是每個男人都期盼的,尤其是這個美女還是你經常拿來意淫的對象。火車不緊不慢的行駛著,到個站就停,上來一些人,下去一些人,但是上的人總是比下的人要多,慢慢的,人越來越多,過道已經站滿了人。現在我才慶幸剛才我的決定是多麼的明智,早早的上來佔了位置,要不然站一路到了市裡,累也要累趴了。堂嫂和她一起的那個女人聊著天,我也插不上什麼話,便拿出手機看電子書了,堂嫂更是拿出了一包瓜子咳了起來。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我好像聽到堂嫂跟那女的說了句「想去廁所」,雖然聲音很低,但是我們離得近,還是被我聽到了,我看了堂嫂一眼,堂嫂有點臉紅的偏過頭去了。我想估計是堂嫂的瓜子吃多了,幹得又多了點飲料,導致了現在想去尿尿的結果。現在火車裡的人太多,我們的座位又是在車廂中間,想堂嫂是怕麻煩,堅持火車到站再自行解決了。(我對女人的憋尿能力有過一次見識,確實很厲害,呵呵。)我估摸了下到站時間也就不到一個小時,便又玩起了手機。就在這時,車廂裡的喇叭說話了:「各位旅客,由於要避車,需要在這裡停一個小時。」(坐過火車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慢車都要給快車讓道的,我們叫避車。)「哎,真倒霉,半年不坐一會回火車,坐一回還避車,鬱悶。」心裡如是想著,不過好歹現在是有座位坐,比站著的幸福多了,心裡這麼安慰自己,繼續玩手機。列車長一公佈這個消息,車廂裡就都熱鬧了,有的人乾脆拿出撲克來打發時間了,有的人則是趁著這個時間補個「回籠覺」,我遂向堂嫂這邊看去,只見堂嫂現在已經沒剛才那麼鎮定了,坐的姿勢也不正常了,小半個屁股坐在車座上,對著跟她同行的女人低聲說著一些什麼。我想她恐怕是憋不住了,想要尿尿了。本來是想著堅持一個小時到站了再解決,一聽說要停車一小時,人在有某個希望存在的時候,會去努力抓住,但是當知道這個希望不存在的時候會徹底崩潰掉的,估計現在堂嫂是怎麼也憋不住了。「大膽,你陪我去上個廁所吧,你看過道那麼多人,你在前面給我開路,我在後面跟上你。」這個時候,堂嫂衝著我說道。「啊!好吧,只是這人有點多,得個幾分鐘才能過去,你能堅持住吧?」我答應了堂嫂的要求,還不忘關心一下。「嗯!幾分鐘還是能堅持的,走吧,怕是一會就堅持不了了。」堂嫂說著站起來。我把筆記本遞給和堂嫂同行的女人,對她說:「這位姐姐,麻煩你幫我看下電腦哈。」那女人點了點頭,道:「放心吧,丟不了,你倆去吧。」我伸出右手對堂嫂說道:「嫂子,拉住我的手,我在前面開路,你在後面跟上。」堂嫂是過來人,也不做作,伸出左手拉住我的右手,畢竟現在情況緊急啊,再不然就要尿褲子了。當堂嫂的手被我抓住的時候,我的心臟跳動明顯加快了,還是第一次跟夢中女神接觸啊,心裡不免有些激動。一路艱難的走出了人群,來到車廂勁頭,就是廁所。其實我多麼希望這個過道再長一些,這樣我就能再多握一會堂嫂的手了。來到廁所門口,看見門上面顯示的紅色,遂對堂嫂說,「嫂子,裡面好像有人。」「什麼,還有人啊,這可怎麼辦?」堂嫂很明顯著急了。長時間的憋尿對她來說很辛苦了,現在好不容易到了廁所門口,指望著馬上解決難言之隱呢,可是沒想到廁所裡面還有人。看著堂嫂的額頭開始出冷汗了,人也站不穩了,彎著腰用手摀住自己的小腹慢慢的揉著,我一看這樣下去肯定是不行了,便對堂嫂說:「嫂子,要不我敲下門試試,看裡面有人沒?我催一下。」堂嫂這時候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只是衝我點了一下頭,眼神裡露出了感謝的神情。「當、當、當。」我敲了下廁所的門,朝著裡面喊著:「裡面有人麼?」廁所裡面沒動靜,我又敲了一下門,喊了一遍,裡面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奇怪,難道裡面沒人?」自言自語著,我伸手去鈕門把手。「卡嚓!」門開了,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原來裡面沒人,不知道是誰用完之後故意弄的這個小把戲,只是記得以前在上學的時候坐火車也做過這種勾當,沒想到今天自己被糊弄了。「嫂子,裡面沒人,你進去吧。」我對堂嫂說道,說著手把廁所的門打開,堂嫂來不及說聲感謝,人就竄進去了。門都沒來得及關就進去了,我輕笑了下,看來人都有急的時候,過了有個把分鐘,沒有我意想之中的「嘩嘩」聲,「怎麼回事,難道出什麼問題了?」我嘀咕道。這個時候,門響了,堂嫂露出了半邊臉衝我小聲說道,「大膽,你進來下,我的連褲襪的扣子解不開了,不能那啥,你趕緊進來幫我下。」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我應聲進去,反手把門關上,看到嫂嫂撅嘴屁股在弄她的連褲襪的扣子,死活解不開,她也是心裡著急,解了半天都沒弄開。由於堂嫂現在的姿勢,看上去堂嫂的屁股真大,白白的屁股下面穿著黑色連褲襪,順著褲襪看上去,堂嫂竟然穿了一個T型的紅色內褲,僅有的兩片布塊根本無法擋住堂嫂那飽滿的陰戶,甚至還有幾根淘氣的陰毛漏了出來。頓時看得我血脈噴張,下面的雞巴瞬間向著堂嫂撅起的屁股敬禮。堂嫂等了半天見我沒動靜,轉過頭來看我,見我正目不轉睛得盯著她的屁股看,臉「唰」的一下就紅了,心裡也一下起了微妙的變化,感覺像是自己的弟弟在看自己的屁股,想到這裡,下體突然一陣麻麻的感覺席捲全身,「大膽,快幫我解扣子啊,你想我尿褲子啊。」我「噢」了一聲,戀戀不捨得移開自己的視線,趕緊動手去解那連褲襪的扣子,當我的手觸及到堂嫂的大腿時,看著近在咫尺的嫩肉,忍不住撫摸了一把,「真滑啊,好軟哦。」心裡感慨到,順手又摸了幾把。堂嫂此時也感覺到了我的撫摸,這種撫摸讓她渾身輕顫,只覺一股暖流從自己的蜜穴裡往外流出,伴隨著蜜液的流出,堂嫂想要尿尿的感覺更加明顯,「大膽,別摸了,先幫嫂子把褲襪扣子解開,一會隨便你咋摸都成。」聽到堂嫂說了這話,我也不磨蹭,趕緊解開了褲襪的扣子,堂嫂如獲大赦,立馬褪去兩條美腿上的黑色褲襪蹲下去,「嘩……」一陣水流聲之後,堂嫂的臉上露出了舒服的表情,「真舒服,比做一次愛還要舒服。」堂嫂自言自語道。此時,她舒服的估計都忘記了她的旁邊還一個我的存在,看著堂嫂的表情,再看她露出來的兩條白嘩嘩的美腿,剛才敬禮的雞巴更加堅挺了,看到堂嫂還沉浸在尿完尿的幸福之中。我便趁機解開褲腰帶,牛仔褲褪到膝蓋,拿出早已堅挺無比的大雞巴,慢步走到堂嫂面前,用雞巴碰了一下堂嫂的臉頰。「啊……」堂嫂輕叫了一聲,「大膽,你要死啊,嚇死嫂子了,你這是干什麼,你……」不等堂嫂繼續說下去,我挺著我的大雞巴就靠近了堂嫂的嘴巴,看著堂嫂那櫻桃小口,想著一會她就要含住我的雞巴的時候,我的雞巴又贏了幾分,我用手抓住堂嫂的後腦勺,讓她的小嘴靠近我的大雞巴,堂嫂此時小嘴緊閉,說啥也不讓我的雞巴進去她的嘴裡,我再怎麼使勁也不行。我靈機一動,右手在堂嫂的乳房上面使勁捏了一把,堂嫂一吃痛,剛要張嘴喊出聲,我趁勢把我的大雞巴就塞進了堂嫂的嘴裡,一下用力過猛,感覺塞到堂嫂的喉嚨裡了。堂嫂頓時眼睛都要流出眼淚了,鼻子穿著粗氣,看著堂嫂這樣的神情,我頓時不忍,把雞巴退了出來。「咳、咳、咳……」堂嫂在咳了半分鐘後,才抬起頭看著我說:「大膽,你想要了嫂子的命啊,這麼用力得插,你想要我給你啊,別硬來麼。」「嫂子,對不起,是我心急了,不過我真的喜歡你,自從我小的時候第一次見你之後就喜歡了,都10多年了,一直都沒變過,我每次手淫的時候都會想著你。」我一口氣說了這些,看到堂嫂的表情楞了一下,隨即便笑了起來。「呵呵,想不到我都一把年紀了,還能讓你一直這麼惦記,大膽啊,既然你喜歡我十幾年了,那今天嫂子就把自己交給你,也不辜負你這麼多年來對我的迷戀。」說著嫂子便主動把我的雞巴含到了嘴裡。「哦……」我低吟一聲,真他媽的舒服,我用手去撫摸堂嫂的臉,一直手去梳理著堂嫂的長髮,這一頭長髮也是我一直迷戀到現在的。堂嫂的舌頭在我的龜頭出打轉,左三圈,右三圈,一會又在我的蛋蛋上面吸,看著堂嫂滿足的口水含著我的雞巴的樣子,淫蕩極了。由於堂嫂剛才蹲下去排完尿一直就沒換姿勢,在吃了我的雞巴一會後,堂嫂說腳都蹲麻了,要站起來,我遂從堂嫂的嘴裡退出我的雞巴。堂嫂站起來,基本快和我一般高了。我迫不及待得去吻堂嫂的小嘴,我們倆人的舌頭在彼此的嘴裡活動著,似乎想要抽乾對方嘴裡的汁液,彼此很用力的吸吮著對方。隨後我轉移陣地,嘴往下移,移到了堂嫂的下巴,脖子,我拚命的吮吸著。「嗯!」堂嫂發出了一聲舒服的呻吟,慢慢的我的雙手伸進了堂嫂的秋衣裡面,熟練地佔據了兩個制高點,不斷地捻著兩個凸起的乳頭,堂嫂的乳房很大,我一個手捂不過來,突然我使勁握了一下堂嫂的乳房,堂嫂吃痛的叫了一聲,我則繼續著我的探索。慢慢地來到了堂嫂的下身,我把堂嫂的秋衣翻起來,頭伸進去,吻著堂嫂的小腹,同時雙手從後面不斷揉搓著堂嫂的兩片臀瓣,堂嫂的屁股真的很豐滿,肥大的屁股在我的雙手揉搓下變換這各種形態。隨後我開始撫摸堂嫂的兩條美腿,舌頭也在摩挲著兩條美腿的每一寸肌膚,左右把T字內褲的一片布塊移到一邊,右手則開始搜尋著那熟悉而陌生的水簾洞,當摸到堂嫂的陰戶時,很明顯濕漉漉的一片了,看來堂嫂早都情動了,撥開屄縫,伸出中指慢慢插進堂嫂的屄裡面,左手找見凸起的小肉粒,伸出舌尖慢慢的舔,先是上下,然後左右,接著我把小肉粒整體含進我的嘴裡。堂嫂感覺自己的騷屄被我含住了,小聲說道:「大膽,下面髒啊,剛尿過尿的,你……」沒等堂嫂繼續,我加快了吸吮和右手中指進出的頻率。「啊,快。大膽,快,嫂子要到了。」堂嫂舒服的叫了出來,我看堂嫂第一次高潮快要到來,加快吸吮的速度和中指抽插的速度。感覺到堂嫂身體顫抖了一下,接著屄裡面一陣熱潮湧來,灌了我一臉。堂嫂噴陰精了,她的第一次高潮就這麼來了。我站起身,靠到廁所門上,用手摸了摸臉上的淫水,放進嘴裡嘗了一下,鹹鹹的,堂嫂也在經歷了一次高潮後,全身乏力,靠在了我的懷裡。此時火車開動了,估計是避車提前結束了。「嫂子,你可真騷啊,剛才喊得那麼帶勁,還沒用我的大雞巴插你呢,你就這麼爽,要是用我的大雞巴幹你的話,你不得要爽的飛上天啊。」我湊到堂嫂耳邊輕聲說道。「還不是大膽你的招數多啊,嫂子也是第一次被人舔弄下面,所以這麼快就高潮了。」堂嫂在我懷裡撒嬌道。「嫂子啊,你剛才爽了,弟弟我還沒爽啊,你看。」說著,我拉起她的手握住了我依然挺立的雞巴。「放心吧,你讓嫂子爽,嫂子也會讓你爽的。」說著俯下身去,含住了我的大雞巴,這已經是第二次含我的雞巴了。堂嫂賣力得含了我的大雞巴一會,便站起來,彎腰,雙手扶住了廁所角落的一個水池邊上,撅著屁股,回過頭對我說:「大雞巴弟弟,來啊,用你的大雞巴插嫂嫂吧,插嫂嫂的騷屄吧。」說著用手掰開了T字褲包裹著陰戶的一塊布塊,露出了水嫩嫩的騷屄。我也不做假,提槍上陣,由於有了剛才的高潮,殘留下的淫水使得堂嫂的騷屄更加滑膩,毫不費力得就插進去了。「哦,好大,好粗。」堂嫂發出了一陣感歎。我讓堂嫂雙手扶好,我雙手抓住堂嫂的腰,開始了我的衝刺,剛開始是淺嘗則止,後來變會突然給她來一次全根沒入,就這麼一會深一會淺的抽插下,下面分泌的愛液也越來越多,我雙手轉移到堂嫂的乳房上,大力得揉搓著。隨著我的大力抽插,「啪嗒、啪嗒」我和堂嫂的性器官接觸的地方傳出來越來越響亮的聲音,配合上堂嫂的聲聲呻吟,火車「咣當、咣當」壓鐵軌的聲音,就像是一場性愛的演奏會。突然,我的腦海裡出現了堂哥,看著那憨厚老實的堂哥,突然覺得自己對不住他,可是,心底又激起了一份禁忌的快感,想要狠狠的蹂躪身下的堂嫂。終於經過幾百次的衝刺後,在我和堂嫂同時呻吟聲中,我倆都達到了高潮,我把精液全部噴進了堂嫂的騷屄裡面。趴在堂嫂背上休息了幾分鐘,起來清洗了一下雙方的下體。我倆一起出了廁所。回到座位,與堂嫂同行的女人問了句,「怎麼去了這麼久啊,都快一個小時了,車都快到站了。」「哦,剛去的時候廁所有人,耽誤了點時間。」堂嫂解釋道。我若無其事的坐到了座位上,瞇著眼,等著火車的到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