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大學攝影班

大學攝影班

大學讀的是美術系,副修攝影。當時年輕,對人體也很好奇,於是跟個女同

學(不是很美,就一般鄰家女孩貌)相約互拍。



第一次在女生面前寬衣,很不習慣,緊張之故,脫光了竟然沒有勃起,還好

高中時經常打籃球,身上沒什麼贅肉。



女同學很認真的拍我,讓我很感動。後來交換互拍,換她脫光讓我拍攝,剛

剛緊張的沒勃起,沒想到看見女生脫光後反而翹個半天高,口乾舌燥之下,腦袋

中完全是她的裸影。



儘管不是很漂亮的女生,身材也不算好,不過算頭一次看見女生全裸,盯著

她的胸部,看見她還算稀疏的陰毛,我茫然了,完全不知道怎樣取角度,或者要

她擺怎樣的姿勢。



也許她瞧出了我的窘態,也許是撇見我褲襠的勃起,她主動擺出一些姿勢讓

我拍,甚至建議加一些道具,於是,系所裡的薄紗就成了最好的道具。



終於有些冷靜,想起之前看過的薄紗人體作品,於是我吞了口口水,透過相

機鏡頭按下快門。這樣算順利地拍了半捲多底片,想到了幾個不錯的姿勢,請她

薄紗置於胸前,打算來幾張半隱半現的正面全裸照。



我拿了噴槍,將水噴於薄紗上,大概紗質太硬吧,噴了水還是紗與胸分離,

當時沒想太多,好不容易進入創作的狀況,就直接伸手去按壓她胸部的薄紗,沒

想到這薄紗真頑固,壓了幾次還是依然故我。



終於女同學開口了:「城哥(我的暱稱),你是在拍人體照還是在玩我的胸

部呀?」



哈,就在我跟她的笑聲中,兩人不再尷尬,也算順利完成人生中第一次人體

攝影互拍課程。



************



後來我跟這枚鄰家女孩般的女同學終於又有了第二次,由於尊重女性,又是

我先寬衣讓她拍。第二次寬衣在女生面前全裸,緊張的程度時不亞於第一次,我

還是緊張的根本沒勃起,卻注意到女同學有在看我的雞雞(或許是我多想了)。



換手後,輪到她脫光讓我拍照,有如第一次般,看著她的裸體我又口乾舌燥

的,腦袋中完全是她的胸以及陰毛,甚至好想看她的陰唇喔!這想法又讓穿著運

動短褲的我(方便寬衣)完全翹起,感覺她又盯著我的勃起,似乎很感好奇。



終於她對我開口了:「城哥,怎麼我拍你時,你的小雞雞都縮著,輪你拍我

時就……」



「就怎樣?」我羞紅了臉,又多看一眼她的陰部後問。



她斷斷續續、若有似無的問著:「就……變硬,還似乎變大了呀!」



唉!這怎麼跟她解釋呀》沒想到當時不知哪來的勇氣,就說:「不如我也脫

光了幫妳拍,妳就能看到變大的情形了啊!」說完我好後悔,怎會有如此下流的

回答。



沒想到她竟然說好,於是我就再次寬衣,她像孩子看著家長分糖果般,兩眼

閃爍著光芒盯著我瞧。



不同於剛剛脫光給她拍的緊張感,這次她也還處於全裸狀態,因此我脫光了

後,陰莖並未因為緊張而縮起,卻還因為視覺的刺激,陰莖勃硬得更兇,還一跳

一跳的。



在那個沒網絡的年代,男女相處也很保守,彼此因攝影作業而裸體互拍,也

因好奇而欣賞彼此異性的身體,不但沒害怕,也不覺禁忌,她就這樣盯著我勃起

的陰莖瞧。



「好怪喔,這樣不會痛嗎?」她看著我的陰莖問道。



「不會呀!只是覺得怪怪的,很尷尬而已。」



「剛剛幫你拍照時,它怎麼沒像現在這樣?」



「我也不知道耶!在看妳脫光了以後就……」



「我……我可以摸摸看嗎?」



「摸?那我也要摸妳。」當說出這句話時,我又後悔怎麼這樣下流,沒想到

她竟然一口答應,也伸出手來:「那我先摸。」



接著,兩枚青澀到有點蠢的男女裸著身子,女生伸出手,像是玩恐怖箱般,

既好奇又害怕的。終於摸到了我的陰莖,我像被電到般,馬眼流出淡淡無色的液

體,她稍稍嚇到,又再度伸手去摸,這次比較大膽,竟然整隻握住。



唉~~沒有經驗的我,竟然……就這樣射出人生的第一精,噴在她手肘上。



「這……你怎會這樣?這是……」



「我也不知道。不管了,換我摸妳了。」一整個糗到極點,轉移話題是個好

方法,加上我也真的很想摸她。



伸出手,我終究不敢摸她下體,僅僅摸了她的胸部,那種觸感,加上年輕體

力好,陰莖竟再度勃起,連原本覺得很沒趣的她也看傻了眼。



「耶,你又變大了耶!」



「是呀,大概是摸了妳的奶……我是說胸部吧!」



「那多摸點,看它會不會恢復跟剛剛一樣大。」她竟然抓住我另一隻手,摸

向自己的另一邊胸。(當時要是有智慧型手機拍攝下來,現在回味應該更爽、更

有趣。)



果然如她所說,稍勃的陰莖恢復原先的元氣,又大又硬,還一跳跳的。這下

她的興趣又來了,再次伸手撫摸這熱燙燙的陰莖,完全將男女有別的古訓拋諸腦

後。我邊撫摸她的雙胸,邊享受著她溫柔的愛撫,許久許久才又獻出了我的人生

第二精,射在她的肚皮上。



這次的拍照雖然沒完成,兩個人的距離卻是拉近不少,也為下次的「活動」

埋下了淡黃色的伏筆。



回想那個沒有網絡的時代,性知識幾乎都靠黃色書刊而來,那時候的男生,

想的可不是中出內射,每個人都槌槌的,各個可說是有色無膽。



就在我和小芳(前集女主角都忘了介紹)拍出一系列人體作品後,也讓繫上

其他同學起而效之。前面說過男生都是有色無膽的,所以,這些人只想拍女同學

的裸照,卻沒第二個敢脫衣讓女同學拍。



繫上有個跟小芳很好的女生,很正,說她是系花也不為過,很多班上的無膽

男都想拍她裸照,可惜都沒成。我也是無膽男之一,也是想拍不敢講,沒想到有

一天……



小芳:「誒,那個城哥,繫上的女生怡菁要我問你事情耶!」



怡菁?!不就是系花嗎?她問我什麼?



我沒好氣的回著小芳:「什麼事?」



小芳:「她要我問你,什麼時候跟她一起拍照?」



「我?我跟她拍照?!」不敢相信系花找我拍照。



「你美的咧,不是給你拍啦,她是要我問你可不可以給她拍。」



喔,這樣也不錯,能一親系花青睞就算沒穿衣服,不!沒穿衣服豈不是更刺

激?於是就答應了這次約會,也不是約會啦,就再當一次男模嚕!



很快的約定之日已到,我走進素描教室,怡菁已到了。



「城同學你好。」



「呃……妳好。」



喵的,好尷尬的開場。



怡菁接著說:「那個……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嗯,心虛又害羞的我,這時看見她那台已經裝好底片的單眼,硬著頭皮當著

怡菁的面脫下上衣,接著脫下運動短褲。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當我要脫下內褲時,怡菁問道:「城同學,你不進更衣室脫……脫嗎?」



「喔,好。」於是我穿著內褲走進更衣室,脫下後全裸的出來。(怎麼覺得

當年好多此一舉,橫豎都要全裸,進更衣室幹嘛?)



看了一眼我的身體,怡菁鎮靜的提起相機拍攝,當中還不停要我變換姿勢,

果然是系花風範,與我跟小芳的惡搞差有夠多,這許多姿勢看起來似乎構圖畫面

都巧妙地遮住我的陰莖。



全裸的我應著怡菁的指令,擺著不同的姿勢,她也不停按下快門,一捲36

張的底片很快就拍完,這快樂的時光還真的過得很快。卸下底片的怡菁又重新裝

上一捲新的,讓我很納悶。



「你等我一下,城同學。」怡菁說完就走進了更衣室。沒多久就又步出更衣

室,緊張的我,陰莖只因為面對系花而稍稍勃起,以時鐘的程度來說約指向五點

方位吧!沒想到怡菁步出更衣室後,這老二不誇張,千分之一秒由五點鐘指向一

點鐘。沒錯,此時的怡菁已經是全裸狀態,我們的系花,竟然裸體站在我面前!



怡菁看到我的窘態,又看了一眼我的勃起,竟然「噗哧」的笑了出來:「小

芳說得沒錯,我還以為她是在開玩笑的,沒想到剛剛那麼……小,突然變好……

大。」



「呃……」我窘得不知道接什麼話好。



此時怡菁遞給我她的單眼相機,示意我可以用她相機拍她。接著的畫面,超

級炯、超級好笑:一個挺著根老二、紅著臉的大男生,拿著單眼相機拍另一個美

麗漂亮的裸女!此時我只想著,班上那些死黨哥們會如何羨煞我。



顯然是老狗變不出新花樣,我又拖出那張薄紗,怡菁接過後擺出的姿勢硬是

比小芳好看多了,害我馬眼刺激到滲出透明液體,沒想到竟然都看在怡菁眼裡。



終於,算是拍完一整捲底片了,但是怡菁似乎沒打算進更衣室穿衣。正當我

納悶之餘,她開口了:「城……城哥。」



「怎麼了嗎?」我問著她,眼睛不忘盯著她的裸體瞧。



「我可不可以也……也像小芳一樣?」後半段話幾乎向對著螞蟻說似的。



「像小芳一樣幹嘛?」



「就是……我也摸摸你的那……那個。」要很用力的才聽清楚怡菁這句結巴

的話。



「好……好啊!」於是我很蠢的走近怡菁,挺出老二要給她摸。只見怡菁緩

緩伸出了手,就在即將要碰觸到我老二時,像想到什麼般又縮了回去。



「城……哥。」(注意到了嗎?班上只有小芳會叫我城哥的,沒想到原本稱

呼我城同學的系花也這樣叫我。)



「怎麼了?」我緊張的回著,心想她後悔了,以為她不想摸我的老二了。



「我是說,假如……假如你也想摸我的話,是……是可以的。」



天啊!一瞬間我覺得素描教室好像在轉,系花不僅與我一起裸體,還說我也

可以摸她!



「喔……好。」



接下來的畫面,兩個不亞於之前的蠢蛋男女,站在素描教室中,男生輕揉著

女生的胸,女生輕撫著男生的硬屌。



摸了許久,似乎沒其它變化,她說:「城……哥,小芳說你的這個會……會

射……那個……」又是蚊子叫,讓我放下怡菁的胸才終於聽清楚。



「這……可能刺激不夠吧?」



沒想到接下來的畫面,竟然只出現在A片才會有的情節:怡菁拉我坐下,然

後她引導我躺在素描教室中間,接著,她竟然跨坐在我脖子處,也就是說她的陰

唇此時是對著我的臉。



「不知道這樣的刺……刺激,夠……夠不夠?」



「夠……夠。」盯著粉紅色的小陰唇,我結結巴巴的應著她。



怡菁轉過身又再度面向我老二,伸出手撫摸著它,我當時只覺得頭好暈,然

後竟然……竟然做出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大概是生物本能被啟動,面對著怡菁

屁股的我,竟然壓下她的屁股坐在我臉上,然後,然後我獻出了我對女性陰唇的

初吻。沒錯,我吻了怡菁的唇——在我甚至沒吻過任何女生嘴唇前,我竟然吻了

系花的陰唇!



怡菁的身體震了一下,她摸我老二的手似乎也停了。我繼續舔著她的陰唇,

微酸的愛液一直灌進我口中。忍不住而輕聲呻吟的怡菁讓我一整個忍不住,人生

第三精也獻給了系花怡菁,只是這次是噴在她的頭髮上。喵的,還真糗!



後來?後來就很糗的兩個人,女的衝進更衣室,男的還躺著回味著餘韻。然

後穿好衣服的怡菁,也不顧頭髮還是濕的,跟我說聲謝謝後就離開了素描教室,

獨留下陶醉於遐想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