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夜貓日記

夜貓日記

【一】激情難忘的一夜



有次就約了我認識了幾個姊妹的男朋友,其中有一個男生和我特別聊得來。(就叫他A君吧)在這有男有女的KTV小房間裡,隨著酒精的催化作用,房間裡已經充滿濃濃的曖昧。



我也被這氣氛搞迷糊了,我說:「酒喝多了,有點頭暈。」



A君曖昧說:「你沒事吧?需要我扶你去廁所麼?」



「誰讓你扶,我一大個男朋友在這,我去叫他扶。」說罷我就站起來。然後開始尋找男朋友了。



在這小小的空間裡,一眼就看到,男友不在這。A君馬上站了起來,拉住我的手臂說到:「還是我扶你吧,你男友剛剛和COCO出去了。」



「去哪了?剛剛不是還在這做歌神嗎?」



「我也不清楚,反正是出去了,還是讓我來吧。」



A君靠了過來,把我的腰摟住,把我的手跨上他的肩膀上。他把我摟得緊緊的,然後還有意無意把我的胸擠到他的胸肌上,雖然我喝多,但沒有喝醉,透過餘光,我瞄到他的眼神停留在我的胸上,雖然穿了黑色的打底背衫,但畢竟還是V字領的裙子。



而他又讓我的身體往前傾倒,所以從他的角度,絕對可以看到我那迷人的乳溝。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我居然享受起這背叛男友的刺激感。被視奸的感覺,心跳得萬馬奔騰



但理智第一,我馬上把A君推開說:「不好意思,我男友應該遇上點麻煩了,我出去找他。你陪女友玩吧,我一會回來再跟你拼酒。」說完就馬上沖出了房間。



我搖搖擺擺尋找KTV的每個地方,自助餐廳,大廳,都找不到男友的身影,來到走廊,我拿出手機嘗試撥打男友的電話,關機了!



正當苦尋無果的時候,有2個猥瑣的大漢向我走來問:「美女,怎麼了?走失了嗎?忘記自己的包房在哪裡了?來我們的包房玩吧,保證你開心。」那只粗壯的手已經把我的手臂捉住了。



「我,我是來找人的。」我結結巴巴的說,腦子卻在不斷想辦法,怎麼辦才好。



「我們房間什麼人都有,可能你朋友已經在我們房間喝得不捨的走呢!」猥瑣大叔認真說到。



「這樣啊,好啊!我們走,你知道嗎?上個月我在KTV和一個男人亂搞沒有戴套,誰知道他原來有愛滋病!我昨天才去醫院做檢查!報告還沒有出!今天特意來這裡尋找那賤男!兩位哥哥快帶我去,媽的我要殺了他。」不知道哪裡來的靈感,小女子居然想得出這樣完美的藉口。



「這……哎呀!我年紀大了,記憶力有點差,房間的人剛剛走光了,不好意思啊小美人,幫不到你。」粗漢的手馬上縮走,就好像碰到熱水那樣,然後就離開了。就這樣兩個粗漢慢慢離開了我的視線。真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嚇得小女子差點站不住,不行!得去洗手間洗洗面,補一補妝。



我來到洗手間,走到洗手台,把手弄濕,輕輕在額頭上拍打,然後再拿出粉底,補一下妝,忽然!在廁所最角落裡的一格廁所裡發出一聲「碰」的聲音,聲音非常小,難道有人在廁所裡做一些不文明的行為?



我馬上離開廁所,然後脫下高跟鞋,然後輕輕走回去,走到那廁所間的旁邊,然後輕輕關上自己的廁所門,儘量不發出一點聲音。耳朵貼近間隔板,輕輕的對話聲就開始傳來。



「好點了嗎?我幫你拍拍背,吐不出就不要勉強自己吐了。」這分明就是我男友的聲音!他來女洗手間幹什麼?讓我聽聽你們想幹什麼!



「好點了,謝謝,我說了可以自己來的,你非要和人家進來,我都不好意思了。」這分明是我的好姊妹COCO的聲音。



「你是KAKI的好朋友,就是我的好朋友,你男友只顧唱歌不理你,作為朋友可不能這樣。」



「那包房也有廁所啊,為什麼非要我跑到這裡的廁所來呢?幸好我不是真吐,真要吐起來的話可丟面死了。」



「包房的廁所弄髒了要給清潔費的,所以我還是扶你過來吧。」男友的謊話真讓我覺得幼稚,姊妹肯定不會被騙到。??



「原來這樣阿,我還真不知道,那個……你可以幫我解開後脖子的那顆紐扣嗎?太緊了,有點不舒服。」呵呵!我的好男友,好姊妹。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可以了,我把你的拉鍊也拉開吧,這樣比較舒服點。」



「嗯」然後就傳來拉鍊聲音。突然,我感受到一點震力,大概是有人壓到隔離板了。



「這樣做好嗎?我是她的好姊妹,而你是他的男朋友。」??



「你知道她剛剛在幹嘛嗎?當著我的面,公然和另一個男的調情,那賤男還故意把骰子丟在地上讓KAKI撿,為得就是要看她的胸!」??



「那KAKI也是受害者呀,你更不能這樣……」



「呵呵,以為我不知道,KAKI非常享受那男的偷看自己呢!」



聽到這裡,我仿佛熱血沸騰,好像做了壞事被家長知道的心情。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原來撿起骰子的時候被A君偷看過。



「我也要背叛KAKI一下,也想和你幹上,因為我就不爽KAKI明知道自己被偷看還和他聊得火火熱熱。雖然你不比KAKI漂亮,但淫水還真不比她少,你放心吧,如果你乖乖的,我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



「你這色鬼,你可要把我喂飽哦,要不然我會告訴KAKI你把我給上了,啊……啊……你……嗯……慢點……我的那裡很敏感。」COCO在淫蕩的叫著,而我憤怒已經無法用言語表達,我握緊拳頭,準備一腳把門踹開。



「你的乳房真不錯,彈性非常好,乳頭還那麼敏感,真是一騷貨,讓哥來喂飽你,絕對不能告訴KAKI,我愛她,就算現在跟你在搞,我的心還在她那裡,來!先幫把我弟弟舔乾淨。」



居然還讓姊妹給你口交???



「嗯真舒服,濕濕潤潤,你的吹功還真不錯。」



我的心碎了,淡了。他說我愛她,真的愛我嗎?愛我還會胡搞?這就是愛我的方式?雖然我曾經也想過出軌,但我沒有背叛過你。我放下拳頭,用力把廁所的門打開,然後隨著一聲響亮的關門聲。我沖出了KTV一直往外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來到了一個公園,隨著夜幕的到來,公園裡人跡稀少,淡淡的燈光還可以勉強看到有不少的情侶,形單只影的我找到一張木凳坐了下來,拿出手機,17個未接來電,呵呵!我把手機關了,然後拿出化妝盒,用紙巾清理一下眼淚留下的痕跡……



忽然,有一個陌生的腳步向我走來問:「美女,你多少啊?」



一個大概五六十歲的大叔問,糟了!聽說這裡附近有一個公園經常徘徊一些野妓女!就是專門在公園服務的性工作者。



「我等人的,男朋友在那邊和我的狗狗玩耍。」我指著燈光較暗的方向,本女子真聰明。



「哦……沒事別一個人坐在這裡。」那大叔遙遙頭就走了。看著這位大叔的離開,我忽然想到一個背叛男友的方法,就是做一回野妓。雖然這樣對我很吃虧,但回想到剛剛的一幕,我既憤怒,又衝動,腦部好像充滿了炸藥,不管了。



我拿起化妝盒,用粉底把妝補上,然後脫了自己的打底背衫,因為裙子是V字領的,沒有了背衫,我的乳溝能完美的體現出來,我把背衫放進包包裡,然後就在公園裡遊走,雖然自己這樣做了,但是心裡的感覺缺沒有那麼憤怒了,心裡仿佛有一隻惡魔,一隻天使,惡魔就讓我背叛男友,天使就叫我珍惜自己。



就在內心糾結的時候,一把粗礦的叫喚聲從後面傳來:「美女,你等一下。」



我扭過頭認真大量了他一下,一個大概四十到五十的中年大叔,頭髮稀疏,眼睛細長,鼻子大而不挺,唇厚而嘴不大,雖然面部顯胖,但手臂有明顯的肌肉,啤酒肚不大不小,他穿著格子襯衣,但一顆紐扣也沒有扣上,多麼隨便的人,雖然穿著西褲,但明顯和他的樣子不相符!



我身高有164,他應該有170,不算很高,他忽然走過來嗅了嗅我的脖子,然後用手在我的屁股上摸了一下說:「小美女,你真香啊,屁股很有彈性,你的那對奶子都快跑出來了,媽的!真是難受死我了,快開個價給叔叔聽,讓叔叔好好疼愛一下你!」



我下意識捂住胸部,只顧打量別人忘記自己已經把打底背衫脫了,明明只是露出乳溝,卻讓這大叔給羞辱!難道他連欣賞一個女人都不會!?這樣猥瑣的大叔,隨便開個價把你趕跑好了!



「1000!不講價,不二價,不議價!」我信誓旦旦的說。



「好!」那大叔一點一點的思考都沒有!他馬上拉住了我的纖纖小手。



「大叔大叔,等等等等!!」我開始著急了。



「咋了?!」那大叔有點不耐煩。



「你看本女子的這種質素,真的只值1000嗎?我是有條件的,條件就是我會讓你射,但絕對不會和你搞。」不知道哪條神經出了問題,我居然說出這種話!但是這樣的條件,他絕對不會接受吧?



他吱吱唔唔的不知道說:「好!難得遇到你這樣的美女,但是如果我沒有射,我就要搞你哦!定個時間吧,45分鐘,如果我還是沒有射,那我就隨便我哦!怎麼樣?」



我想了想,45分鐘,如果連這個大叔都搞不定,那我豈不是很失敗?



「好!如果45分鐘內都令不到你射,那我就隨你搞!」





嘻嘻,我最高記錄就是令男友在半個小時之內射3次,你輸定了,在加上男友剛剛背叛我,而我又想背叛他,這次不性交的背叛,本女子接受了!我主動拉著大叔的手,他帶我來到公園的深處,這裡的花壇很高。



大叔說這裡是野戰聖地,沒有多少人會選擇來這裡,我仔細看了看,這裡的確隱藏的很好,而且又是公園的邊界,有一堵牆包圍住,「大叔,這裡那麼隱蔽,你不會是想直接把我幹了吧?」因為我還是第一次在室外做這些,難免會有點緊張。



「美女,你這樣想我就錯了,出來嫖妓也要尊重妓女,這樣才能長做長爽嘛!我不求別的,只求發洩性慾!如果犯罪被捉了,在監牢想做都做不了!」說完,他就把手伸到我胸部。



我輕輕捉住他的手,然後扭過身子,用背部對著他,「大人,小女子的拉鍊壞了,能請你幫幫忙嗎?」然後就把他的手放到脖子後的拉鍊處,然後用手把秀麗的長髮向他的面撥過去,心想卻在想,要快點讓他射。



「哎喲!小美人的頭髮真香啊,挺會挑逗的嘛,來,大人幫幫你。」



他把拉鍊拉到了胸扣,突然就把手放在我腰上,用力把我摟住,另外一隻手就在粗暴的亂摸我的胸,我捉住他的手說:「大人,奴家的胸罩還沒有脫呢,你那麼心急幹嘛拉?人家一定會好好服侍大人你的。」



「好啊!來,胸罩我幫你脫,我要把你脫光。」說罷,大叔的魔爪就向我撲來。



我把他推開說:「鏈子壞不代表胸罩也壞哦,我自己來吧。」



我背著他,然後把裙子的肩帶往手臂脫,清楚展示自己的玉背給大叔看,然後輕輕把胸圍扣打開,再把胸圍的帶子脫去,胸罩就可以輕易拿出來了,我把胸罩拿出來,然後在大叔面前晃來晃去,另一隻手捂住胸部,不讓裙子往下面掉。



大叔一把捉住我的胸罩,拿到鼻子嗅了嗅,「好香啊,你的胸還不小啊,來,脫下來讓我看看。」



「只有我脫,你不脫,這樣不公平呢!」



大叔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把身上的衣服都脫光,只剩下一條隆起的內褲。沒想到大叔的胸肌還挺發達的。我抱在大叔的胸前,用手把他的頭按過來,用嘴輕輕在他耳朵吐氣,「大叔,你想讓我叫你什麼?」



他把手放在我後腦,然後用力把嘴唇吻到到我的香唇上,舌頭毫不客氣在我的嘴裡亂動,為了迎合他,我的舌頭配合他的舌劍,一股難聞的酒精味和煙味瞬間佈滿我的口腔,「叫我主人吧,我讓你做的性愛寵物!哈哈哈!」真是汙穢的思想,但沒有辦法。



我放開捂住的裙子,露出誘人的雙肩,潔白的雙乳,大叔意識到我的裙子掉了,想伸手去蹂躪我的乳房,我馬上摟住大叔,讓自己的乳房緊貼他的胸肌,這樣他手就不能為所欲為了。



然後用纖手慢慢往他的下體遊去,我還是第一次在除了男友以外的人展現自己的乳峰,這樣的感覺非常緊張,我的心跳得越來越快,這樣的刺激感,真的讓我欲仙欲死。



「主人,你的下面漲得很厲害,需要我幫你幫內褲脫掉嗎?」



大叔點點頭,我用乳房緊緊貼著他的胸肌,從胸肌慢慢滑到他的大肚子,劃過肚子以後,我還不忙在他的肚子上獻出一個香吻,然後慢慢跪下他內褲跟前,我用小嘴輕輕咬住他的褲頭,然後用力往下扯,一具粗黑的陽具就像變魔術一樣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一種濃烈的尿騷味也撲鼻而來,我就知道,猥瑣的大叔,個人衛生肯定不怎麼樣。



「先不要急嘛,來,先讓主人疼愛一下你。」粗礦的雙手捉住我的雙肩,然後把我拉起來,「哎喲,認真看看你的皮膚還真白嫩,一雙奶果然非常美麗,乳暈大小正合,乳頭還是嫩嫩粉粉。」



我居然會被這樣的大叔視奸,真得很刺激,就像坐著過山車一樣,心中不斷翻滾,不行,現在不是想這些,一定要讓這大叔射才是首要目標,我捉住那粗礦的手,把他的手放到我的乳房上,然後捉住他的手指,示意他挑逗我的乳尖。





「主人,人家的奶子有點不舒服,你幫我揉一下好嗎,求你了。」



嬌滴滴的聲音讓大叔整個人顫抖了一下,他一把摟住我的腰,用力把我往他身上靠,然後嘴唇向我貼近,我主動親上去,用舌頭侵入他的口腔,大叔也更用力迎合我的吻,我的身子在他的熱情下開始發熱。



他粗礦的手在不斷撥弄我圓潤的乳房,乳尖更被他挑逗的長挺不下,他嘴巴開始遊走,從我的香唇遊走到脖子,從脖子遊走到乳房,這令人沸騰的感覺讓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暢快。



他含著我的乳房,舌頭在360度不斷圍著乳頭轉動,粗礦的另一隻手已經從乳房悄悄走到下面,隔著絲襪和內褲,用手指挑動陰蒂,我不甘示弱,用手握住他的肉棒,比男友粗,但不是很長,把握好他的肉棒,沒有觸碰到龜頭,然後上下套弄,儘量然手掌心貼緊肉棒,「啊……啊……主人……你弄得……好舒服……」



他居然用力把我的絲襪挖出來一個洞,然後把手指伸進去,撩開我的內褲,直接觸碰到我的陰穴,「小貓咪啊!你有好多水水哦,再這樣下去,恐怕是你央求主人插你哦。」??



「主……主人,你……太小看小貓咪了,嗯……啊……先別這樣。」大叔的手指觸碰到陰蒂了,我沒有想到,這個大叔的功力很不錯。我還真有點控制不住。



「不要說主人沒有提醒你,時間在一分一秒過哦,乖乖讓我來幹上你,我摸得出來,你蜜穴裡一定非常會吸肉棒的!不讓我上,就浪費上天給你的好逼。」



大叔說著羞辱的話,手指就在不斷按摩陰蒂。我感覺到自己的淫水流了不少,也越來越想他把整條肉棒填充我下面的空虛!但不能輸,理智!一定要理智!我一下子把他推開,大叔大概意想不到我有這個舉動,整個人都愣了,「主人你睡下。」



「為什麼呢?」大叔疑惑了。



「主人不是想幹上小貓咪麼,你睡好,我用小蜜穴滿足你的大弟弟。」為了讓他射,我居然說出這樣淫蕩的話。



「好好好好!!」大叔躺了下來,我趴到他身上,親親吻了一下他嘴巴,然後用舌尖來回觸碰他的乳頭,然後坐在他的大肚子上。



「主人,我是你的,可以蹂躪我的胸部嗎?」??



大叔坐了起來,雙手不斷在我的乳房上搜掠,我把身子向後倒,然後把膝蓋跪在大叔的雙腿之間,以非常快的速度把他的肉棒含住。一股一股的液體流露在我的舌頭上,鹹鹹的味道,這就是男人的天然潤滑劑吧。



幸好這種潤滑劑把大叔肉棒的尿騷味掩蓋了,大叔可能覺得有點突然了,身子震了一下,連龜頭都顫抖了一下,呵呵!我知道,這是差點射精了跡象,「小貓貓,你狡猾呢,害我差點射了。」



我把肉棒吐出來,把多餘的頭髮撩到耳朵後,然後用妖媚的舌頭在龜頭上來回舔,最後適當流出一點口水,讓口水在龜頭上慢慢往下流,然後再次把龜頭含住,用舌尖觸摸龜頭的底部,然後儘量把肉棒吞得深一點。



我慢慢套弄,速度不快,也不慢,但是一定要把肉棒含緊一點,我用手捉住大叔的手,讓他的手放在我的頭部,我清楚知道,口交,能讓男人有一種滿足感,和征服感。



果然,大叔的手緊緊握住我的頭,然後用力讓我加快速度,幸好他的肉棒不長,不然我肯定會吐的,我配合他的力度服務他,然而沒有想到,他沒有放充滿力量的雙手,直接射到我嘴裡。



一股一股濃烈的腥味液體不斷往我的喉嚨噴發,大概過了4來分鐘,他見我喉嚨有吞的動作,他才放開雙手,而我就馬上把他的剩下的精子吐了出來,真得噁心死了,連我男朋友都沒有這樣對過我。我馬上找回自己的包包,尋找紙巾,然後把衣服穿上。



「小姑娘啊,你果然厲害,嘴上的功夫真了不起,拿著,1000元。」大叔從厚厚錢包裡面隨意掏出紙鈔。



「你怎能射在我嘴裡,真噁心!」我一下子把錢搶過來,認真數了下,「多了4張,還你。」



「不用了,就當我賠不是,因為當時實在忍不住。不好意思哈!」大叔豪氣說到,「上你要多少錢?給個聯繫方式。以後我方便找你。」



「有緣再見!」我吐出一句,就轉身離開。



大叔在後面叫喚,「要不我包你,你做我小情人。」



我轉過面,向他吐舌頭。然後就飛快走了,回想到剛剛的一幕,我真沒有辦法相信,真的發生了,刺激,熱血沸騰,愧疚,後悔,回味,種種的感覺在心中回蕩,我以後還會遇到相同的事嗎?我一定要回家,把身體洗乾淨,身上留著太多大叔的口水了。



我打開手機,撥打男朋友的電話,叫他來公園接我,他不斷說對不起,連忙解釋,說什麼酒精影響了,我裝作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他也沒有再解釋了。







【二】放縱的一晚



經過那一晚和大叔的激情纏綿,我的內心就發生了一點微妙的變化,那種背著男友在後面與其他男人纏綿的感覺真的非常奇妙,刺激,曖昧,誘惑,那種面紅心跳的感覺至今都在我心裡深處,就像毒品一樣,既危險,又想要。



我正在苦惱怎樣才能再發生這種事,男友就打電話來了。「親愛的,今天有空嗎?我約了幾個朋友去打羽毛球,你有興趣嗎?」嘻嘻,機會來了!



「好啊,我正在苦惱要做點什麼運動好。」答應男朋友參加之後,我就開始了精心的打扮。



做運動當然要有一個運動點的造型,我把秀髮捆起來,辮起小馬尾,梳理一下劉海,然後化了淡淡的防水妝,這樣出汗也不怕掉妝了,照下鏡子,不錯嘛,沒想到我還有這種鄰居女孩的氣質,清秀而單純,女生嘛,就應該會打扮自己。



接著就是挑選衣服了,我選了一件比較低胸的灰色緊身背心,外面配搭一件墨綠色的風衣,最重要的是,我還挑選了一個紅色胸罩,為什麼選擇紅色呢,因為我皮膚比較白,和紅色非常搭配。



最最重要的是,紅色比較豔麗,很容易吸引到色狼的眼球,配合這件背心,肯定能誘惑到不少色狼。然後穿了一條黑色的運動短褲,這樣我的美腿就更加性感了。好了,出門去!??



我來到了體育館門口,剛好男友也到了。



「親愛的,你今天的造型不錯哦,別有一番味道,今天就這造型來我家,我來幫你拍個寫真集。」男友挑逗著我。



「誰稀罕你拍的寫真集,不要面!」我想起那天KTV男友和COCO的場景,心裡還是有點不舒服。



「注意一下哦,親愛的,你的乳溝都露出來了,把衣服整理一下,等一下我朋友看到了怎麼辦,我可不想女朋友吃虧。」男友關心說。



「我就要讓其他男人看,如果只讓你看,不就是浪費了上天給我的好身材?」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我還是把風衣的拉鍊拉上。呵呵,你都背叛過我了,還有資格教訓我?



「阿健!」有人呼叫男友的名字,我轉過頭看,3男2女。



「你們終於到了,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女朋友KAKI。」男友拉著我的手說。



「你這臭小子居然有這樣美麗的女朋友。你好,叫我豪就行了。」這男皮膚黝黑,肌肉發達,身材魁梧,語言粗俗,就一個鄉巴佬似的。



「嫂,嫂子好,我叫芋頭。」這男的肯定是屌絲,連本小姐都沒有看過一眼,一直害羞低著頭,但他的樣子不錯,斯斯文文,身材比例很好,只是比較害羞。



「嫂子你好,叫我阿文就行了,嫂子你真美!健哥真有福氣。」這男戴著眼鏡,身材高高瘦瘦,正如他名字一樣,給人的感覺是他很有文化。



忽然,其中一個女的走過來揪著阿文的耳朵,「見到美女的就鬼迷心竅了?」



「疼疼疼,這是我女朋友,叫她阿敏就行了。」阿文一邊慘叫一邊介紹。一個身材嬌小,聲音卻非常大的女人。



「你好,我叫阿慧,是阿豪的女朋友。等會請你多多指教。我羽毛球打得不好。」



真沒有想到,阿豪這鄉巴佬有個仙女般的女朋友,水靈靈的大眼睛,白白的皮膚,雖然身材嬌小,卻掩蓋不了她秀氣的五官。這就是活生生的美女與野獸,哈哈!



「大家好,我叫KAKI,阿健的女朋友,請多多指教。」我也簡單介紹一下自己。好了,打完招呼之後我們就進入體育館了。



因為人數是單數,所以我們採取一對一的對打,女生對女生,男生對男生,分開3個場。不是我自誇,阿敏和阿慧都不是我對手,沒有多久就輸給我了。尤其是阿敏,更是輸得一塌糊塗。阿文看不過眼,走過來向我挑戰。



「KAKI,讓我來當你對手吧,要手下留情哦。」阿文說完就馬上發起進攻。



阿文的技術真不差,隨著運動量的提高,身體越來越熱,我把風衣的鏈子拉開,露出誘人的乳溝,然後再向他發出一球。阿文好像發呆了,居然沒有去接球,任由球冷落在地上。



「KAKI姐,你的身材不錯嘛!」因為阿敏去了洗手間,女友不在他身邊,他開始口甜舌滑。



我在他面前彎下身子,把自己誘人的雙乳展示在阿文面前,讓他滿足一下眼球。這種被其他男人視奸的感覺,讓我非常刺激,心跳面紅的感覺漸漸明顯。



「想看得更多嗎?你贏我一球,我就脫一件!」我用挑逗性的語言誘惑阿文。



阿文就像打了雞血一樣,球球致命,我根本打不過。



「KAKI姐,你看我現在的分數,可不可以把你身上的衣服都脫光了?」阿文說著調情的話。



「不管你了,我去買飲料。」說完我就放下球拍,揚長而去。??



「我幫你拿飲料哈。」阿文也跟著我走。



阿文說在這附近買飲料比較貴,他知道有個小賣部比較便宜,然後我就跟著他走了。走著走著,就來到一個小公園,可能因為位置比較偏僻,所以了無人煙。這裡四面環草,根本就是打野戰的地方。



「阿文,小賣部呢?」來到這裡,我想到阿文想幹什麼。



阿文突然摟住我的蠻腰,然後就開始吻我。「你很美,身材又好。難受死我了。」



「你幹什麼呢?。」我推開阿文。



「是你這小妖精先誘惑我哦,」阿文疑惑說。



「我哪有,只是跟你開個玩笑,不要太認真哦。」我先不讓他得逞。



「不是說我贏多少球就脫多少件嗎?剛剛我可是贏了10多球呢。」阿文馬上辯解。



「這裡可是大白天的公共場合耶,你要本小姐在這裡脫光光讓你看嗎?」我不服氣跟他說。



「那怎麼辦阿?我下面都鼓起來了,難受死了。都是因為你這小妖精害的。」阿文暗示我滿足他的慾望。



「這樣吧,你在這等我,我去把阿敏叫來,讓她幫你。」



說完我就轉身準備離開。突然,阿文馬上從後面抱著我,然後非常迅速拉開我風衣的拉鍊,隔著背心,非常粗暴撫摸乳房。



「KAKI,我等不及了,不好意思,你太美了,身材又好,就算對不起阿健,對不起阿敏,我也要把你征服。」阿文用非常強硬的態度說。



??那種感覺又回來了,刺激,愧疚,背著男友偷吃的感覺,真的非常美妙,令我欲罷不能。我捉住他的手,但是沒有推開他,阿文意識到我沒有拒絕他的意思,所以停止了對我嬌乳的撫摸。



我轉過身,面對著阿文,然後雙手搭在他肩膀上,輕輕摟住阿文,慢慢把頭靠近他耳邊,阿文可能意料不到我會做出這樣的舉動,所以咽了一下口水。



「你要在這裡把本小姐征服嗎?」我輕輕在他耳邊說。



「當……當然,要在這裡和你幹上一炮。」阿文結結巴巴說。



我把頭靠在他肩膀,然後抱緊他,用雙乳貼近他的胸肌。在這樣的擠壓下,乳溝更加誘人了。



「想摸我嗎?」我用挑逗性的語言誘惑阿文。



「從一開始見面,我就開始幻想和你翻雲覆雨了!」阿文激動說。



「我來滿足你,但不要告訴任何人哦。」我把手從他的背上遊走到他的褲襠,隔著褲子撫摸他的肉棒。





「好好好……」說完,阿文就開始激烈地吻我。



阿文就像一隻饑渴的野獸一樣,不斷用舌頭尋找水源。我迎合他的熱吻,舌頭配合他撩動。他很快速把我的風衣脫去,只剩下緊身背心,他想進一步把我的背心都脫去,我制止了。



「文哥,不要太心急哦!」我捉住他的手往背心低口摸進去,示意他的手在我的玉背摸索。



「想再刺激點嗎?那就先把我的胸罩拿掉。」我妖媚說。



他點了點頭,然後把我胸罩的扣子打開,然後我輕輕推開他,把身子轉過去,背著他,慢慢把胸圍的肩帶卸走,然後把整個胸圍脫出來丟在草地上,因為穿的是緊身背心,沒有了胸圍,整個嬌乳就貼緊背心,這樣若隱若現的誘惑肯定能把阿文刺激死了。我用雙手遮擋著乳尖,然後扭動著蠻腰,慢慢把身子轉向阿文。



「媽的太誘人了。」阿文說完馬上沖過來抱緊我,然後拉開我的手,用嘴把隔著背心的乳頭整個含住,舌頭在不停撩動乳尖,被他的舌頭進攻下,乳尖慢慢挺起,我的身體也越來越熱,這是一種發自內心慾望所燃燒的火熱。



他用手把我的褲子脫掉,然後隔著蕾絲內褲摸我的下體,這種被除了男友以外的男人愛撫身體的感覺,讓我忍不住哼了一聲。「嗯……」



阿文聽到了我哼聲後更加興奮了,他把我的蕾絲內褲脫下,直接跪在我2腿之間,然後開始欣賞我的蜜穴。



「你的妹妹跟你一樣,好美麗好可愛。」阿文一邊看一邊讚賞。



「討厭!不要看人家妹妹了,她會害羞的。」這種暴露在野外,被男友以外的男人任意觀賞蜜穴的感覺非常奇妙,既抗拒,又期待,雖然非常害羞,但也非常開心。



阿文伸出舌頭,用舌尖上下撩動蜜豆!雖然男友也吃過我的蜜穴。但他的功夫比男友的更加熟練。被男友以外的男人服務著,這種征服感使我更加興奮。他的舌頭非常敏捷,在不斷刺激我的陰蒂。



我把阿文推開,示意他躺下,然後分開雙腿趴在阿文的頭上,然後用蜜穴貼上他的嘴,示意他繼續幫我舔。阿文也把舔我當做是一種享受,他用手摸著我的臀部,舌頭的動作不斷加快,陰蒂被他用舌頭來回舔弄給我帶來電擊般的快感。



「嗯……嗯……啊!慢……慢點……」背叛著男友讓其他男人幫我口交的感覺,這種征服一個男人的感覺,讓我忍不住叫了出來。怪不得男人都喜歡女人幫他口交。



「你的蜜穴真敏感,又粉又嫩。」說完,他就把舌頭伸去陰道。這種突如其來的快感使我叫得更加大聲了!



「嗯……嗯……嗯啊……」我有點控制不住叫出聲來。



「你的陰道又緊又濕,插進去肯定爽死了。連呻吟聲都那麼誘人,真是只小妖精!」阿文挑逗著我。



我慢慢爬到阿文的下體,現在我們就形成69式,我慢慢掏出他的肉棒,然後用纖手上下幫他套弄。



「怎樣了?小妖精忍不住想要我的肉棒了?」阿文用語言調戲我。



「嗯……看看……誰先忍不住……啊……」想不到第一次69式不是和男朋友。我用舌頭上下舔弄肉棒,用纖指撫摸他的蛋蛋,阿文也不甘示弱,他用手撥弄我的陰唇,還一邊用舌尖刺激陰蒂。



「嗯……啊……啊……那裡好舒……舒服。」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走遍我全身。



我把阿文的肉棒含住,用舌頭纏繞肉根,有節奏服務他的弟弟。阿文顫抖了一下,「啊!等等……這樣我會忍不住的。」



我馬上鬆開嘴,然後用舌頭舔弄龜頭流出來的粘液。問著阿文,「我好,還是你女朋友好?」



「當然是你好,從來只有我給阿敏口交,她從來沒有幫過我!」阿文可憐說道,怪不得我剛開始服務他的肉棒就說忍不住了。



「既然你女友不願意吃你弟弟,那只好讓我先品嘗羅。」我來彌補一下這位可憐男生心靈的遺憾吧,怪不得一開始他就很主動幫我口交。這個斯斯文文的男生在他女朋友面前肯定非常懦弱。



我把阿文的肉棒再一次含住,然後舌頭不斷舔弄龜頭頂端,用手摸著蛋蛋,隨著龜頭流出的粘液增加,我服務的節奏也慢慢加速,因為粘液加上舌頭均衡的舔弄,整個肉棒都濕濕滑滑的,所以我可以含得更深,我就這樣認真為他肉棒服務。



「KAKI,我快不行了,要射了,快鬆開!」阿文也停止了對我蜜穴的服務。雙手緊緊捉住我的腿。



我沒有鬆開嘴,相反還更加用心幫他舔弄,肉棒突然抽動了一下,我馬上停止了口交,然後儘量把肉棒含得更加深,就在期待著他噴發的到來,突然,一股濃濃熱熱的液體爆發在我喉嚨的深處,因為量有點多了,我的嘴含不住那麼多,所以液體流到了肉根和蛋蛋。我吐出精液,然後用舌頭舔弄阿文的肉棒,清理肉根和蛋蛋上的精液。



「啊……啊……」阿文居然呻吟了。我還是第一次聽到男人忍不住呻吟呢,心裡還真有不少的成就感。



幫阿文舔乾淨肉棒後,我就離開阿文的身體,拿出褲子裡的紙巾清理一下自己的手。突然,阿文從背後把我摟住,手就從背心底探進我的身體,「我還沒有看清你的嫩乳呢。」阿文還想繼續。



我掙紮著,然後推開阿文。「你都射了啊。我任務完成了哦。」我說。



「還沒有完成了。」他用手指著弟弟,天啊!他弟弟居然一點都沒有軟下去。



「這……為什麼?」我問他,他又沖過來把我抱住。



「因為你太誘人了,我都還沒有把你幹上。這樣就結束太可惜了,要不你做我女朋友,我天天跟你幹,這樣我就放你走。」阿文有點耍流氓了。



我靈機一動。



「你會跟阿敏分手嗎?阿敏可是很凶哦,我挺喜歡你的,但我不會跟男朋友分手哦。這樣吧,以後肯定有機會的,如果你放我走,下次我會更好服務你。」說完,我就親了一下阿文。先敷衍一下他吧。



「為什麼現在不能做呢?這樣我很難受啊。」阿文好像有點不服氣。



我拿起手機,讓阿文看看時間,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了。



「阿敏說不定已經到處找我們了,如果她在這裡見到我們做,你會有什麼下場呢?這裡離體育館也不是太遠,阿敏很有可能會找到這裡來。」我認真跟他說。



「這這這,我沒有想到,我們快收拾下回去吧。」阿文有點害怕了。



我們整理好衣服,然後阿文幫我買了瓶水,我馬上拿起水漱口,因為精液的味道又鹹又腥,我特別討厭。



「剛剛你幫我口爆,我還以為你喜歡精液呢。」阿文挑逗說。



「在這世界上,我相信沒有女生喜歡精液的味道。」我認真說。



我們回到羽毛球館,就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阿文也乖乖回到阿敏身邊。奇怪,男友跟阿豪不知道去了哪裡,不管了,我得先去更衣室沐浴一下,因為體育館比較大,所以還具備沐浴更衣的地方。



我來到了女更衣室,脫去衣服,扭開灑水器,用水沖洗阿文留在我身上的口水,然後回想剛剛發生的事,被其他的男人親吻,撫摸,調情,這樣的事情真的非常刺激,還幫助別的男人口交,服務,曖昧,這種事情令我欲罷不能。



我如果和其他的男人真的做了,這樣好嗎?至今為止,我還是堅守自己最後一道防線,但我的內心還是有點期待能發生更激情的事,但現在真的還沒有勇氣去和別的男人性愛。想著想著,我的兩腿之間又流出下流的香液。



洗完澡,我補下妝,穿好衣服,離開了女更衣室,在更衣室的門口我見到阿豪,就在我準備上前打招呼的時候,男友就從男更衣室走出來。



「阿慧的服務怎樣?爽嗎?」阿豪跟男友說,我疑惑阿豪為什麼這樣說,所以就先躲起來,偷聽。



「噓!別那麼大聲。豪哥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男友驚訝說。



「你和阿慧在裡面那麼激烈,我怎麼會不知道,阿文和你女友去買飲料去了,不要太擔心。」阿豪語音輕佻。原來我的男朋友剛剛和豪哥的女朋友在更衣室搞了?



「豪哥,我對不起你。」男友很愧疚說。



「沒事,是我叫阿慧和你搞的,不能怪你。哈哈!」阿豪說。



「為什麼讓女朋友和我搞啊?她不是你女朋友嗎?」男友很疑惑。



「就因為是女友才讓兄弟上,好東西當然要和兄弟分享,你說對嗎?再加上阿慧自己也願意,我可沒有勉強她。」



「這……」男友結結巴巴說。



「兄弟,你看我都把阿慧和你分享了,是不是也該讓你女友……」阿豪說。



「這怎麼行?」男友很肯定說到。



「兄弟,這可不行啊,如果你不願意,那我只好告訴KAKI剛剛你和阿慧做的事。」阿豪威脅說。



「就算我願意,KAKI不願意怎麼辦?」男友有點不情願。



「如果KAKI不願意,那我肯定不勉強她。你放心好了。」阿豪說。



「唉!」男友歎氣。



「哈哈,你想想,你剛和阿慧在裡面就翻雲覆雨,如果你不讓KAKI去嘗試其他的男人,那對她公平嗎?這20世紀男女平等的時代,你就放開點嘛。」阿豪越說越起勁了。



「那我要怎麼做?」男友想了想,好像認同了阿豪的說法。



阿豪向男友的耳朵靠了過去,好像在靜悄悄說什麼計畫一樣。我根本聽不到。聽到這一切,我心裡無比激動,男友又一次把我傷害,這種憤怒在腦海裡不斷徘徊,但回想到阿豪剛才說的那一句,這是20世紀男女平等時代,不是只有男人才能出軌的時代了!



想著想著,我開始有點小期待了,不是期待阿豪能把我幹上,是期待自己終於能把放開,既然男友已經背叛我了,我也能毫不猶豫背叛他!我知道阿豪和男友已經開始了計畫,我也要為自己籌謀一下。



打完羽毛球後,阿豪建議先回家休息一下,晚上去酒吧繼續玩,男友接受了他的建議,阿文雖然也很想去,但家有河東獅,所以只好乖乖待在家了,而芋頭說晚上有事不能去,所以只有我和男友,阿豪和阿慧2對情侶去酒吧。



男友送我到家,然後自己也回家了。而我也倒在床上,幻想今晚會發生怎樣的事,想著想著就睡著了。幸好本小姐調好了鬧鐘,離約定的時間差不多了,我離開軟綿綿的床,去洗了個澡,然後挑選衣服。



我選了一件低胸黑色露肩緊身的上衣,深紅色包臀短裙,黑色蕾絲絲襪,因為上衣是露肩的,所以胸圍選擇了沒有肩帶的胸圍,這套衣服非常成熟性感,然後我解開辮子,整理一下秀麗的長髮,化個妝,照下鏡子,哈哈!真不錯,這才是我嘛,身材玲瓏性感,樣子甜美誘人,肯定能把那些臭男人誘惑死!哈哈!



男友過來接我,見到我悉心打扮的樣子後非常意外。「KAKI,你今天真性感!可惜啊……」



「可惜什麼?」我裝什麼也不知道。



「可惜沒有帶相機,我們走吧。」男友歎了一口氣。男友肯定在想,今晚這位性感妖媚的女人,可能會被所謂的好兄弟侵犯。



我們來到酒吧,阿豪他們也到了。我們包了個廂房,大家都知道,酒吧的廂房都是開放式的,方便客人隨時可以到舞池跳舞。



「KAKI姐,你今天真性感美麗。阿健這小子真的豔福無邊阿!」阿豪讚揚我的打扮。



「阿慧今晚的打扮也不錯阿,豪哥你豔福也不淺阿!」男友一邊跟豪哥說,眼睛一邊不斷色眯眯在阿慧身上打轉!我心裡有點酸酸的。



我們玩起撲克牌,除了輸掉的人要喝酒以外,勝者還可以命令敗者做一件事,作為是懲罰。剛開始,我們的懲罰都是彈下手指,或者敲下頭,但隨著酒精和環境,我們玩得越來越放開了。這次到豪哥贏了。



「阿慧,我命令你去和隔壁桌的那個男人出去跳舞。」豪哥命令阿慧說。



我本來以為阿慧肯定不會去的,沒想到阿慧居然毫不猶豫,就跑去邀請人家跳舞了,阿慧也是個美人,對方肯定也非常樂意和她跳舞。不一會兒,阿慧回來了。我們繼續遊戲,這次也是豪哥贏。



「KAKI,這次到你去邀請另一桌的男人去跳舞羅。」豪哥命令我。



「要不我和男友出去跳吧。」我有點猶豫。



「阿慧都能大起膽子玩了,KAKI你不會是害怕吧?」豪哥用激將法。



「我才不怕!」我也想看看自己的魅力有多大。說著我就站起來。



我走到豪哥要求的那一桌,然後挑選了一個比較斯文的男人作為目標。「先生,你好,不知道你賞不賞面跟小女子跳一支舞?」我非常禮貌跟他說。



「大美女啊!楠哥!」坐在旁邊的人興奮起來了。



「好啊,美女邀請,哪有拒絕的事。」



這位叫楠哥的站了起來,拉起我的手去到舞池。楠哥拉著我的手翩翩起舞,我也配合著他的步伐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我感覺楠哥的手有意無意在我臀部遊走。



「小美人,為什麼找我跳舞?」楠哥問道。



「剛剛我和朋友玩,輸了!這是懲罰。」我如實回答。



「哦!原來這樣,我就奇怪麼會有你這樣的美女主動要求和我跳舞。」楠哥笑眯眯說。



「不好意思哦楠哥,舞跳完了,我也該回去了。」我正要準備離開,沒想到楠哥一手把我摟住!然後吻上我的香唇。這種突如其來的襲擊讓我不知所措。



「這是我卡片,有什麼需要記得找我。」楠哥把卡片塞在我手上,然後才不捨放開我。



我回去自己的包廂,男友和阿慧不見了?豪哥一個人在喝酒。



「豪哥,阿慧和阿健去哪裡了?」我疑惑問。



「剛剛鬥地主,你男友贏了,要求和阿慧跳舞,現在出去舞池跳舞了。」豪哥說。



「這樣啊,那我們繼續喝酒吧。」我坐下來,然後為自己倒滿一杯酒。



「要不我和你也跳支舞,順便等他們回來。」豪哥站起來,拉著我的手。



「這樣啊,好吧!」我知道這就是豪哥和男友計畫的一部分,我也想看看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我們來到舞池,豪哥拉住我的手跳舞,我也配合豪哥的節奏跳著,突然,豪哥把我摟住。「KAKI,你真美!」豪哥在我耳邊說。



「豪哥,你喝多了。」我掙紮著,但豪哥的力氣很大,我根本動不了。



豪哥的手從我的蠻腰遊走到臀部,手在毫無忌憚摸索臀部。「你的屁股真有彈性!」豪哥羞辱著我。



「豪哥,你真的喝多了!」我掙紮的幅度加大,豪哥也更加用力把我捉住。豪哥指著一邊讓我看看,我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阿慧和我男友在接吻,頓時間,我非常憤怒,怒火佈滿全身。



「KAKI,出來玩就放開點,這種事其實沒什麼的,男女都有體驗不同性伴侶的權利,出軌可不是只有男人才行,女人也可以的。」豪哥說。



我停止了掙紮,豪哥知道我沒有掙紮,也放開手沒有捉著我了。



「KAKI,我不勉強你,既然阿健可以出軌,你也可以的,出軌不代表不愛對方哦。其實我也是很愛阿慧,但我們都允許出軌。」豪哥漫不經心說。



「我想離開,我不要在這裡!」我很激動說。



「我送你回家吧!你放心,你出軌的物件可以不是我,我也不會勉強你的。」豪哥認真說。說完,豪哥就用小車送我回家,豪哥也承諾不勉強我,果然,回家的一路上,豪哥也沒有對我摸手摸腳的,只是很紳士送到我回來。



「那我先回去了。」我對豪哥說。



「好的,那你早點休息吧。」豪哥也很有禮貌回答。



就在豪哥準備離開的時候,我轉過頭,拉開小車門,坐進副駕。「豪哥,我想兜兜風。」



「你想去哪裡兜風?」



「隨你。」



豪哥點點頭,然後載著我出發了。不知道過了多久,來到河邊,這裡好寧靜,吹起的風也非常舒爽!我叫豪哥停車,讓我在這裡感受一下風的感覺。豪哥也和我一起下了車,沒有說話,陪我一起吹風。



「我想回家了。」我試下豪哥是不是真的那麼紳士。



「好的!我送你回去,不要不開心,有什麼事再聯繫我吧。」豪哥說。



豪哥果然非常紳士。我摟住豪哥的腰,然後用香唇吻住豪哥的嘴。豪哥可能意想不到我會這樣做,先有點退縮,然後非常刺激配合我的吻。今晚!我終於可以放縱一下自己嗎?



「KAKI,你真香!嘴唇的口感真好。」



「想嘗試一下其他部位的口感嗎?」我挑逗他說。豪哥的手隔著衣服在我的胸部發起進攻。我制止他。



「豪哥,我想洗個澡。」我覺得自己身上佈滿酒精和濃煙的味道很不舒服。



「好的,來我家吧!」豪哥說。



「我想去酒店,我們開個房間,好嗎?」我只想放縱一晚,如果在豪哥家發生這種事,我覺得怪怪的。



豪哥點點頭,然後他非常土豪選了五星級酒店。我們就在這裡開了一個房間。剛剛走進套房,豪哥就把我摟住,然後就吻我。我推開他,讓他先洗澡,他真的乖乖去洗澡了,五星級就是五星級,環境非常好,豪哥洗完,到我去洗了。



在衛生間裡,我開始有點猶豫了,這樣的發展真的好嗎?我就這樣和其他男人搞上好嗎?但是我還是有點期待的,讓老天幫我決定吧!我決定再試多一次豪哥。



洗完澡,我穿上衣服,然後離開衛生間。



「豪哥,對不起,我想回家了。」我再試多一次豪哥是不是真的是位值得我放縱的男人。



「這……唉!好吧,我送你回家,說了不勉強你的。」豪哥表情非常失落。



我讓豪哥等一下,然後走進衛生間,看來,上天也想讓我放開點,不要想那麼多了,好!我脫去身上的所有衣服,只剩下絲襪,然後用浴巾裹住身子,然後再走出衛生間。



哈哈!原來豪哥已經在換衣服了,豪哥看見只用浴巾包著的我非常驚喜。馬上脫去衣服向我撲來。



「KAKI,你不是說要走嗎?」豪哥開心說。



「人家逗你玩不行嗎?」我笑著說,然後就主動吻上去。



豪哥也非常配合我的吻,我們的舌頭就像水和魚一樣,不斷在挪動,豪哥把我抱起放到床上,然後壓在我身上,用嘴親吻著我的脖子,另一隻手隔著浴巾撫摸我的嬌乳,我也不甘示弱,用纖手拉開他的褲鏈,然後隔著他的內褲撫摸他的肉棒,豪哥的肉棒很大,隔著內褲我也摸得出來。



「今晚我就是屬於你的。」我在阿豪耳邊調情說。



豪哥聽到後非常開心,馬上脫去自己的衣服和褲子,露出巨大的肉棒,然後他按住我,非常粗暴扯開浴巾,我那誘人的雙乳就這樣暴露在他面前。



「你皮膚真白嫩,多好看的奶子啊,彈性非常棒,小葡萄還是粉粉嫩嫩的。」豪哥一邊欣賞一邊用手去蹂躪我的嬌乳。



「嗯……啊……別……別這樣……人家害羞……啊……」暴露在一個不是男朋友的男人眼裡,這種刺激感令我非常刺激興奮。



豪哥更加興奮了,他用嘴含住我的乳尖,還用手一直搓揉嬌乳,另一隻手按住我的手,這樣被按著蹂躪的感覺就像被強姦一樣,我非常享受,所以有點忍不住發出嬌滴滴的呻吟。



「嗯……啊……啊……不要……那裡很癢。」我的話語非常淫蕩。??



阿豪用牙齒輕輕咬著乳尖,然後鬆開本來在乳房的那只手向我的陰部摸去。「你這小野貓還穿著絲襪呢?」



「啊……是啊……男人不是都喜歡絲襪嗎?」我誘惑著他,因為我覺得絲襪是可以讓男人更享受的工具。



豪哥果然非常興奮,他很粗暴撕開絲襪褲襠的位置,我特意只穿絲襪沒有穿內褲,所以蜜穴就這樣露出來了。這種充滿刺激動作使我的蜜穴流出不少淫液。



「你的逼長得真好看,又粉又嫩,水還真多啊!」阿豪用手指撥弄陰唇。



「唔嗯……用嘴……用嘴幫我。」我請求著豪哥用嘴品嘗蜜穴。



豪哥毫不客氣就把嘴貼上蜜穴,然後用舌頭來回舔弄陰蒂,雖然豪哥的舌頭功夫沒有阿文的厲害,但是豪哥的粗暴真的使我非常有感覺。



「唔嗯……嗯啊……好……好癢……那裡好癢……」我按著豪哥的頭,儘量讓豪哥的嘴貼緊蜜穴。



「你的逼很好吃,我忍不住了。」豪哥的嘴離開蜜穴,然後掏起肉棒,用龜頭對準蜜穴,準備插進去。



「這次讓我為你服務吧!」豪哥還沒有戴套,所以我必須先制止他。



「不要讓我等太久,我的雞巴漲得很辛苦哦。」豪哥乖乖躺了下來。



我壓在豪哥的身上,然後彎下蠻腰,用香唇貼上豪哥的嘴,在他的嘴留下一個香吻。然後用舌頭舔他的脖子,用纖手撫摸他的胸肌,用嬌乳緊貼著他,還慢慢扭動蠻腰,用乳房在他身上非常妖媚按摩起來。



「真是只誘惑人的野貓咪。」豪哥一邊摸著我的頭一邊說。



我挪動到他的2腿之間,用纖手為他的肉棒上下運動,豪哥的肉棒果然比男友的粗壯,我從來沒有試過被這種尺寸的肉棒插進蜜穴裡,心裡還是有點期待的。我用舌頭來回舔弄肉棒,就像舔弄冰棍一樣,很享受為肉棒服務著,龜頭的頂端流出不少潤滑液,我把充滿潤滑液的龜頭含進嘴裡上下運動,另一邊用纖手上下撫摸肉根。



「好妹子!你舔得真舒服!來!讓我的大雞吧填滿你的嘴!」豪哥非常享受說。



我慢慢把肉棒儘量含得深一點,節奏慢慢加快,喉嚨也慢慢習慣這種異物感了,節奏從慢變快。



「先停一下!我忍不住了!」豪哥示意我停止服務,我馬上停止了。



「小貓咪你的嘴上功夫真好,害我差點就忍不住了。」豪哥說道。豪哥邊說邊換橋姿勢,想插入的樣子。



我馬上把豪哥推開,然後捉起被單走下床。然後往客廳跑。「人家就不讓你上,來捉我啊!」我先誘惑一下他。



「哈哈,看老子把你捉到後幹死你!」豪哥笑得很開心,然後非常快向我跑來!



「捉到我就隨你幹,來捉我啊!」我也迅速跑走,跑到客廳。



豪哥很快就追上來,一把捉住我的手,把我按在地毯上,非常粗暴扯開我身上的被單。「我捉到你這只淘氣的小貓咪羅!」豪哥非常開心說。



「討厭鬼,這不算!」我嬌滴滴說。



豪哥一邊笑,一邊掏起肉棒對準蜜穴插了進去。這個時刻終於到來了,這一刻終於背叛了男朋友,現在已經不能後悔了,既然都已經走到這一步,我乾脆把自己內心的慾望完完全全爆發出來,享受現在的每一刻每一秒。



「唔嗯……嗯……嗯……啊……」此時此刻的我毫無顧慮呻吟起來。



「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無時無刻都在想把你幹上,現在終於夢想成真了!」豪哥一邊抽插一邊在我耳邊說。



聽到豪哥的挑逗,我非常興奮,粗壯的肉棒在蜜穴來回摩擦,這是另外一個男人的肉棒,我正在被另外一個男人侵犯著!這種感覺真的非常棒。??



「你的逼真緊!水又多!」豪哥一邊插一邊說。



「嗯啊……嗯啊……我屬於你的……用力點……那裡好癢……」我也用語言挑逗豪哥。



「你真淫蕩,叫我老公!」豪哥命令我。



「老公,嗯啊……啊……啊……」



「真乖!讓老公好好疼你。」豪哥摟緊我的蠻腰,一下子就把我抱起來按到牆上,我用雙腿夾緊豪哥的腰,不讓自己滑下去,豪哥的手就托著我的臀部,然後用肉棒把我往上頂。



「啊嗯……啊嗯……啊……頂到裡面了……老公……很舒服……」因為肉棒插得我非常舒服,都已經有點說不出話語來了。



「老婆,爽嗎?」豪哥一邊問我,一邊用手揉捏我的乳房。



「嗯……啊唔……爽……只要是你……幹我就爽……」我用語言挑逗他,我知道,語言能誘惑到每一個男人。



「老婆,你真的又美又淫蕩,我快忍不住了!」



我的乳房被豪哥的手粗暴蹂躪,嬌乳被揉捏出不同的形態,豪哥的熊腰也非常有力量加大抽動的節奏,我也配合他扭動蠻腰,肉棒在我裡面來回摩擦,龜頭每一次都頂到頂端,背叛男友的刺激感真好!我用纖手捉緊豪哥的熊背。



「嗯……啊……啊……唔啊……老公……裡面……我裡面好熱……我快了……」



我的手更加用力捉住豪哥的熊背,一種電擊般的快感從下體衝擊到頭部,豪哥都每一下抽插,都帶來一波一波的酥癢,在這種無與倫比的快感下,我迎來了高潮!



「唔啊……啊啊……嗯……啊……!」高潮使我的呻吟更加淫魅,我的美腿死死夾緊豪哥的粗腰,然後配合豪哥的抽插運動扭動小蠻腰,儘量讓肉棒插得更深。



「媽的,我也忍不住了!」豪哥的肉棒跳動了一下,不過一會,我感受到有一股濃熱的液體像湧流一樣沖進子宮。



「本來想把你幹得更爽的,但我實在忍不住,你太棒了。」豪哥拔出肉棒,然後清理流到大腿的精液。



「只要對像是你,我就會爽。」我拿起紙巾幫豪哥清理。



豪哥突然就把我抱起來,他抱著我來到浴室。「老婆,我們一起來洗個澡。」



「討厭!誰是你老婆!」



「剛剛誰哀求我插的就是我老婆,哈哈!」



「下流!人家不理你了!」



「不要不理我哦,來,親親!」豪哥一邊吻我,一邊用手撫摸著我的嬌乳。



「好老公,人家想洗澡澡!」我脫去被扯爛的絲襪,然後扭開熱水器,等待著水放滿浴缸。



「這水還沒滿呢,讓老公來摸摸你。」



豪哥從背後抱著我,然後從背後親吻我的脖子,手在撫摸著嬌乳,另一隻手遊走到蜜穴,用手指按摩著陰唇,我非常享受一個男人在背後愛撫我,而這次的男人不是男友,這種背叛的刺激感使我又忍不住呻吟起來。



「嗯啊……啊……」我扭動蠻腰,然後把頭向後仰,配合豪哥吻我的脖子,然後雙手擡起來,任由另一個男人撫摸自己性感白嫩的身體,透過鏡子,我看到一個別其他男人任意蹂躪的自己,這種感覺,這種刺激,這種叛逆的性愛真的使我欲仙欲死。



不一會兒,浴缸裡的水流出來了,我告訴他,他也停止了愛撫,然後走進浴缸,因為浴缸可以容納2個人,所以我也走進浴缸。



「老婆,能幫我擦擦身子嗎?」豪哥站了起來,然後肉棒有意無意在我面前搖晃,雖然剛剛是射了,但是肉棒還是非常堅挺。



我跪在他2腿之間,用纖手前後幫他套弄肉棒,用舌尖在龜頭來回舔弄,因為剛剛射精了,肉棒還殘留一種精液的腥臭味,所以我先含著一口熱水,然後再把肉棒含進嘴裡,前後運動幫他清理肉棒。



「老婆!你這洗澡方式太爽了!」看來豪哥非常享受。



我站起來,然後用沐浴露塗抹全身,讓整個身子都充滿泡泡,然後用嬌乳來回摩擦豪哥粗壯的身體。「客人,你還需要什麼服務?」我淘氣說。



「是不是我說什麼你就做什麼?」



「只要小女子能做到的!」



「好啊!用你的奶子喂飽我的弟弟。」豪哥示意我乳交。



我讓豪哥坐在浴缸邊上,然後我趴在他2腿之間,先用手撫摸肉棒,把肉棒都塗滿泡泡,然後用乳房摩擦蛋蛋,慢慢摩擦到肉棒,然後用纖手擠壓嬌乳,讓嬌乳把肉棒夾緊,然後上下摩擦肉棒,因為有沐浴露的關係,乳房和肉棒都非常順滑。



「你實在太誘人!」豪哥站了起來,然後用手把我拉起來。



「這位客人是不是我做得不好?」我非常溫柔跟他說。



「不是不是,是做得非常好,我忍不住了,你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