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夢遺事件

夢遺事件

(一) 發生

??一如往常,早晨 5:30 阿銘不用鬧鐘就自己醒來;賴個五分鐘的床,

5:35 分起床後,直接走進廚房,開始做早餐 - 煎荷包蛋。



??全家都愛吃阿銘煎的荷包蛋,尤其剛煎好的荷包蛋,在熱鍋上淋上醬油,

那醬油的焦香味,再配上滑嫩的蛋,這讓全家百吃不膩,醍醐味指的就是這味道。



??5:40 分 麗珍也起床,起床後,麗珍將奶油塗上厚片吐司,放入電鍋蒸軟後,

分別來到兒女的房間,開始將她的寶貝們一個一個的挖起床,一天就這樣展開。



??全家飽餐後,七點整,阿銘送兩個唸國中的女兒、唸小學六年級的兒子上學後,

回到家,麗珍已經燒好開水,等阿銘泡茶;平常,阿銘泡完茶,約八點,才出門上班。



??麗珍是家庭主婦;每天,在阿銘開始泡茶的當時,麗珍就會將衣服放入洗衣機,

轉動洗衣機後,再陪阿銘喝茶。



??今天,有點不一樣...當阿銘正將第一泡茶沖進茶海時,就看麗珍拿著一條內褲,

由後陽臺走了進來:『老公你看!』麗珍將手上那條內褲遞給阿銘,接著說:

『早上我叫兒子起床,就覺的怪怪的...大熱天的,

你的寶貝兒子還用涼被緊蓋著身體,一臉慌張樣,我就知道有鬼!』



??阿銘接過那件內褲,麗珍接著說:

『你的寶貝兒子,今天洗兩條內褲,另一條沒事,就這條...你自己看看...』



??阿銘往內褲一瞧,發現內褲裡面,有乳白色黏液;阿銘將它湊進鼻子一聞,

一陣精子的腥味撲鼻而來。



??霎那間阿銘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笑著說:

『大驚小怪,不就是我們兒子長大了,夢遺在褲底,有啥好奇怪?』

『你怎知他是夢遺?不是手淫?我看晚上他下課後,要好好說說他...』

『老婆...女孩初經、男孩夢遺,這就是羞澀的青春;妳就別大驚小怪的了,

別把我們寶貝給嚇壞了!』

阿銘接著說:

『如果是手淫,一定會處理乾淨,不會這樣弄在褲底,留個證據給妳,對吧?』

麗珍聽了,白了阿銘一眼,說道:

『不管啦~~~ 你晚上要跟他說說...』

『好~~ 好~~ 晚上我會跟阿輝說...來~~ 喝茶....』



??就這樣,阿銘心情愉快的泡著茶,心中想著:

「兒子長大了,雖然才小六,但已經能夠讓女人大肚子了...」

泡茶時,夫妻倆就跟往常一樣閒聊著,都沒有再提阿輝這事...



泡完茶阿銘愉快的去上班,心中快樂的想著:

「今天剛好是星期五,明天后天正好放假;計劃一下,全家可以歡樂一番...」



??麗珍看著愉快的老公,不知道老公心中想些什麼,但她還是有點緊張,

兒子射精在褲底,如何是好?這樣正常嗎?麗珍小的時後,家中雖然也有兄長,

但父母從沒教過她如何面對青春期的男孩;看著愉快的老公,麗珍心想:

「是不是真的是我太緊張,想太多了?」



??晚上全家聚在一起吃著麗珍精心準備的晚餐,期間,大家一如往常;

小朋友們互相敘述今天學校裡發生的趣事,

麗珍跟阿銘也偶爾發表意見跟看法,全家就這麼閒聊用餐。



??但麗珍就是心不在焉,偶爾用眼神提醒阿銘今天的事,而阿銘呢,

好像視而不見,轉心聽著兒女的話題。



??就在大家快吃完餐時,阿銘突然轉變話題,開口說了:

『嗯...等會吃完飯,大家早點洗澡,洗完澡後,爸有事要跟大家講...』

『什麼事啊?』大女兒筱文問道。

『爸~~ 是什麼事?』小女兒筱莉也追問著。

『讓爸賣個關子...等大家洗玩澡就知道囉!』阿銘神秘的回道。



??就看麗珍狠狠的白了阿銘一眼,阿銘則報以微笑的眼神。



(二) 教育



??餐後,麗珍與曉莉收拾著飯後殘餘,筱文則如言先去洗澡,

阿輝則溜回自己房間。



??阿銘則漫步踱到阿輝房間,就看阿輝專心寫著功課。

阿銘三個小孩,平常非常聽父母的話,學校成績雖不是頂棒,但也都在前五名。

阿輝在鄰居眼中也是溫文達禮,筱文、筱莉則是端莊大方,

三個都是鄰居口中的乖小孩。



??這是阿輝注意到父親,有點撒嬌的叫了聲:『爸~~~』

『嗯~~ 功課多不多?』

『還好,不過我快寫完了...』『嗯~~ 好...好乖...加油!』

阿銘想到昨晚兒子夢遺,高興的摸摸兒子的頭,看了一會阿輝的作業,

滿意的離開了阿輝房間。



??這時,麗珍與筱莉也整理好餐桌跟餐具,輪到筱莉去洗澡;

麗珍看到了阿銘,趕緊問道:

『你待會要說什麼呀?該不會是早上那件事?』

阿銘笑著說:『是啊...就是那件事。』

麗珍聽了,有點錯愕,又趕緊問道:

『當全家面?這樣好嗎?阿輝,會不會下不了台呀?』

阿銘笑容更迷人:『不會,也該跟小朋友們說說性了!』

『那...多難為情呀...』

阿銘將麗珍摟到了懷裡,說道:

『我們就是一家人,有什麼好難為情的?難道家裡有人是怪物嗎?』

麗珍想了一下,說道:『也對啦...』

『剛剛下班,我還去租了一片影片,等會讓大家一起看呢!』

『什麼影片?』麗珍好奇的問道。

『愛情動作片...』阿銘神秘的回答道。

『愛情動作片?動作片,有談戀愛的那種嗎?』

『待會妳就知道了,老婆...不過,等會我說什麼,妳都要支持我呦!』

『你是老公,當然支持你囉...』麗珍點頭回答老公。



??一會兒後,八點多一點,全家洗完了澡,五個人聚到了主臥房,

麗珍與兩個女兒,三個人坐躺在床上,阿銘則坐在一旁的懶骨頭上,

阿輝才剛進來,阿銘就對阿輝說道:『阿輝啊~~ 來...給爸抱抱...』

阿輝聞言,就躺到了爸爸的懷裡,抱著父親,看著媽媽及姊姊們。



『爸~~ 什麼事呀?』筱莉看著阿銘問道。

『嗯~~ 是這樣...阿輝,你抱緊爸爸,爸要講的事...是這樣...』

就看筱文與筱莉,更是一臉疑惑,阿銘笑著說...

『今天,媽媽在洗衣服的時候...』阿銘說到這裡,就感覺到阿輝全身抖了一下,

阿銘繼續說道:

『發現阿輝,洗了兩條內褲,其中一條裡面有...阿輝,你要不要跟我們說,那是什麼?』

阿輝緊緊的抱著爸爸,將臉整個貼緊爸爸的胸口,什麼都不說。

『爸什麼呀?弟弟拉便便在褲底喔?』筱文開玩笑的說道。

『不是...』阿銘笑著繼續說道:

『阿輝,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夢遺?還是手淫?跟爸爸說...』

阿輝紅著耳根,將臉埋在父親懷裡大聲叫道:『爸~~~』

『呦~~ 弟~~ 你好噁心喔...』筱文聽了,也叫道,說完抱著媽媽麗珍。

『爸~ 那是什麼呀?』曉莉,則不知所以的天真問著。

『阿輝...抬起頭來,爸媽沒有怪你任何事,別怕...』

阿輝在爸爸的鼓勵下,緩緩的抬起了紅通通的頭...不好意思的看了全家一眼...

『你們大家聽著,當一個男孩成熟後,身體就會製造精子;就像女孩身體成熟後,

就會有月經一樣...筱文、筱莉妳們不是月經都來了嗎?』

『嗯...』阿銘的兩個女兒回答著。

『所以啊,妳們月經來了,家裡有人嘲笑妳們嗎?』

筱文與筱莉想了一下,一起回答:『沒有~~』

這時阿銘接著說道:

『男生的睪丸會製造精子,然後將精子存放在精囊備用;但是當精子製造太多,

就會在晚上睡覺的時後,排出體外;這是個人無法控制的,就像女孩月經無法控制一樣,

這樣你們瞭解了嗎?』

阿輝聽了父親的解釋,終於釋懷,抬頭用崇拜的眼神看著爸爸,阿銘又接著說:

『所以,阿輝,你不用感到難為情,這樣你知道了吧?』

『爸~~ 那你也有這樣過?』阿輝看著父親問道。

『爸爸當然也夢遺過...所以這沒有什麼好可恥的...』

阿輝聽了,很高興的回答:『謝謝爸...』

這時麗珍聽了,鬆了一口氣...說道:

『阿輝~~ 你身體有什麼不舒服,要跟大人講...不是悶在心裡,知道嗎?』

『嗯~~』阿輝回答他母親。

就聽阿銘又繼續說道:『阿輝,你會夢遺,這是值的慶祝的,因為表示你的身體已經長大,

你已經能夠讓女生懷孕,就像女孩有月經,就表示已經可以懷孕生小孩一樣...』

『還有,剛剛筱文的反應是不對的呦!』阿銘接著又說道。

『爸~~~』筱文聽了叫了一聲。

阿銘看著筱文接著說:

『性~~ 並不骯髒,只有心裡骯髒的人看性,才會覺的性骯髒...』

『我們古人告子也說過「食色性也!」;性就像吃飯一樣,是人的基本需求,所以性怎麼會骯髒呢?

但是因為大多人的羞澀感,不敢直接談論性;久而久之,就有人說它骯髒,這時,又沒人出來為「性」辨解,

慢慢的,一些教育者,就認為「性」是骯髒的囉!』

『今天爸爸要跟你們大家說的,也就是這個重點囉...』

『爸~~』筱文又叫了父親一聲。

接下來,阿銘突然站了起來,阿輝也只好跟著站了起來...阿銘沒一會,將自己的衣服脫光,

裸露著身體,站在全家面前。

『啊~~ 老公...你怎麼可以這樣...』麗珍不好意思的說道。

『爸~~ 』筱文又大聲叫道;筱莉,則不好意思,羞澀的看著裸體的父親。

阿輝也瞪大了眼看著父親;就看阿銘的肉棒,慢慢的變硬,慢慢的抬頭...

沒一會,阿銘的肉棒已經完全的充血,與身體呈完美的 15 度角,青筋爆漲,一個龜頭,

雄偉的對全家人點著頭。

阿銘說道:『怎樣?你們大家看著爸爸的身體,覺得爸爸骯髒嗎?』

阿銘挺著堅硬的肉棒,對著老婆與兩個女兒問道。



??全家一片沉默,一會兒,就看阿銘那粗狀的肉棒,緩緩的在跳動。

『阿輝,來...如果你不覺得爸爸骯髒,也將你的衣服全部脫掉,光著身體在親愛的家人面前...』

就看阿輝想了一下,也開始脫著衣服,一會兒,也光著身體在全家人面前,

而阿輝的肉棒,也是高高的向上舉著,驕傲的看著媽媽跟兩個姊姊;

阿輝的肉棒雖然沒有父親的大跟粗,但與稀少的陰毛搭配,也頗為性感。

『老公~~~ 』麗珍用有點被軟化的語氣叫了一聲,她看著兒子的肉棒,雄糾糾的抬著頭,

這讓她努力的做了一個吞咽的動作,接著心中一蕩...



又沒一會,筱莉也開始脫衣服...接著也光著身體,看著父親,叫了一聲:『爸~~』。

『嗯~~ 乖女孩...』阿銘用鼓勵的語氣說道。

『爸~~ 不骯髒...我也要跟家人袒然相見...』筱文邊說,邊掙脫母親的懷抱,開始脫起衣服。

『老婆~~ 妳不是說支持我嗎?』阿銘打趣的問著麗珍...

麗珍又看了兒子的肉棒一眼,慢慢的起身,

開始脫著自己的衣服...沒一會,全家都裸體袒然相見。



(三) 回家



『嗯~~ 好...現在我們一家人真的坦然相見,完全沒有任何的隔閡,爸媽愛你們,

就像你們愛爸媽一樣。』阿銘滿意的說著。

『女生,吸引著男生,所以,男生的陰莖才會變硬...男生相對也吸引女生,所以...』

『筱文,妳自己摸摸妳的陰道,它有沒有濕濕的?』阿銘轉頭對大女兒問道。

就見曉文沒有動作,直點頭說道:『有...好濕...為什麼?』

『那是因為妳的身體想讓...插入...所以濕濕的...』麗珍接口說道。

『那媽媽的有沒有濕?』筱莉又對麗珍問道。

『媽媽的...也...濕了...老公~~』麗珍回答著。

『好...爸爸準備了一片光碟片,讓大家看,阿輝,你忍著看完...』

阿銘說完,打開了臥室那 46 吋的電漿電視跟 DVD 播放器,

開始播放他今天租的「愛情動作片」。



??麗珍、筱文、筱莉又坐躺回床上,阿輝,則在父親的示意下,讓擠在麗珍與筱莉中間,

靠在他媽媽光滑的身上,筱莉則將身體靠在弟弟身上;阿銘自己坐回懶骨頭,全家光著身體,

開始欣賞影片。



??影片是西洋片,內容是一對雙包胎女孩與兩個白人的愛情動作片;

全家,除了阿銘以外,其餘四個人,都第一次看到赤裸裸的男女交歡。

四人都瞪大了眼,對著畫面直瞧;就看到阿輝的肉棒,硬到發紅,自己用手捏著,

尿道口,還跑出了前列腺分泌的透明液體,肉棒,輕輕抖動著。

??麗珍則興奮的自己緩緩搓柔陰蒂,用力的喘著氣...至於兩個小女孩,

筱文一直用力的夾著自己的雙腿...並辛苦的喘著氣,一臉紅通通。

筱莉...一會看著父親的大肉棒,一會看著弟弟的小肉棒,一會看著電視裡的抽插...

一隻手,用力壓著自己的陰部...



阿銘朝床上看去,就看到麗珍用非常哀怨的眼神看自己,而那表情,

用乞求兩字來形容是剛好而已,眉頭,跟片中的女主角一樣,已經呈現完美的「八」字型。

其實,現在房間內的女孩,每個人的眉頭都呈淫蕩的「八」字型;阿銘看了,

心中是滿意到極點。



??5.1 聲道的喇叭,不斷傳來片中那激情的聲音...

『Yes..Yes...Fuck me...HOoo... Yes...』

『Come baby...Yes...Come Baby!』

再看麗珍,居然已經用兩根手指頭,插入自己的嫩穴...來回抽動;

阿輝現在看電視少,反倒是看媽媽表演比較多...臉上則是驚駭的表情。



??這時,阿銘挺著堅硬的肉棒,拿起遙控器,停止了影片...

『爸~~ 』筱文、筱莉、阿輝一起叫道。

阿銘笑著對家人說道:

『筱文、筱莉妳們到客廳等爸爸,爸爸一會就來...聽話...乖...』

筱文、筱莉聽了,嘟著嘴,離開了房間。

『老公~~ 我...我要...』麗珍嬌滴滴的向阿銘要求到。

『老婆~~ 今晚,讓阿輝陪妳...妳要教阿輝...影片裡的一切...好嗎?』

『這...這是亂倫啊...』麗珍聽了激動的說。

『我跟筱文、筱莉生孩子是亂倫...阿輝跟筱文、筱莉生孩子是亂倫,

你跟阿輝,不過是讓阿輝回到出生的地方,怎麼是亂倫?』

麗珍聽了還想說什麼,阿銘又搶著說:

『今晚,妳就好好跟我們的寶貝兒子玩,盡情的玩,拋開世俗道德,

明天,我再解釋給妳聽好不好?』

麗珍聽了,用力的喘著氣,紅著臉,看著阿銘...輕輕的叫了聲:『老公~~』

阿銘吻了麗珍一下,轉頭對阿輝說:

『阿輝,今晚媽媽是你的,你可以對媽媽做電影裡的任何事...好不好?』

『謝謝爸...』阿輝興奮的說道。

接著...阿銘離開了房間,並將房間門關上。



??阿輝看爸爸離開後,回頭看著麗珍,然後努力的做了一個吞咽的動作,

沙啞的說:『媽~~ 我愛妳...媽~~昨晚...我就夢到媽媽...然後,

媽...我身體就好難過...我夢到我抱著媽媽...然後好難過好難過...早上起來...

就發現...那個了...』麗珍聽了,激動的將兒子抱到懷裡...親吻著兒子的額頭。



『你夢到媽媽怎樣?跟剛剛的影片一樣嗎?』

『媽~~』阿輝又叫了一聲。

接著,阿輝很自然的,開始親吻著媽媽的乳房...

『喔~~ 乖兒子...你就是吃那里長大的,再吃...用力吃...喔~~』

麗珍滿意的看著兒子對自己乳房的吸吮...興奮的叫到...

在媽媽的鼓勵下,阿輝開始將媽媽壓在床上,用堅硬的肉棒磨擦著媽媽的陰蒂,

嘴巴,則貪婪的吸吮著母親的乳房,啾啾有聲;麗珍雙手用力擠著自己乳房根部,

彷彿希望能擠出乳汁給心愛的兒子一樣,雙眼,不斷看著兒子對自己乳房的貪婪吸吮,

嘴巴忍不住呻吟:『喔...喔~~ 用力吃...媽媽餵你...用力吸,..乖兒子...』

可能是麗珍嫩穴分泌太多淫水吧,阿輝肉棒的磨擦動作,一不小心,

整隻肉棒插入了媽媽的嫩穴中;麗珍叫了一聲:

『啊~~~ 兒子...回家了...乖兒子...終於回家了...用力...

啊~ 啊~ 兒子...回到出生的地方了...我的寶貝兒子...』

『媽~~ 好暖和...好舒服...媽...我愛妳...媽...』

『嘴巴別停啊~~ 兒子...再吸...下面要用力啊...用力挺...用力插...

兒子啊...媽媽是你的...』

現在,阿輝跟剛剛影片裡的男主角一樣,一隻肉棒,在他媽媽的嫩穴中抽插,出出入入...

這時,房間門被打開,就看阿銘摟著兩個女兒,光著身體進到房間。

『老公...你看...我們...的寶貝...在...我體內...老公...我好舒服啊~~』

這時,筱文跟筱莉,也上了床,仔細看著弟弟肏媽媽的地方...

『筱文、筱莉妳們可以自己搓揉剛剛爸爸舔妳們的地方,讓自己快樂...』

兩個小女孩聽了,開始一邊手淫,一邊看著弟弟與母親的表演。

就看阿輝又抽插了幾下,開始叫道:

『媽~~ 我不行了...媽~~ 我受不了了~~ 媽~~啊...啊...啊...』

『拔出來...阿輝...快拔出來...不行射在裡面啊...』

麗珍邊說這邊用力推著阿輝,阿銘看到後,馬上衝上前,用力推著兒子的臀部,

不讓兒子的肉棒離開麗珍的美穴;接著,阿輝身體一陣顫抖...

看樣子,阿輝已經射精,並將滾燙的精液,全數射在媽媽的體內...

阿輝接著,趴在媽媽身上,用力喘著氣...口中緩緩的叫著:

『媽~~ 媽~~』

『我死了啦~~ 媽在危險期,會懷孕啦...』麗珍驚慌的說道。

阿銘聽了,肉棒更是硬的厲害,阿銘對麗珍溫柔的說道:

『老婆,就是要讓妳懷我們寶貝兒子的小孩...』

麗珍聽了,眼帶淚光的說:『老公~~ 我...我...我亂倫了啦...』

接著,麗珍哭了起來...『老公...我跟兒子亂倫了啦...你...還愛我嗎?老公~~』

『媽~~ 我愛妳...』阿輝聽到母親這樣說,又用力的抱著母親說道。

兩個小女孩,看到媽媽哭泣,也立刻抱著媽媽。

『來...起來,大家圍個圈圈...』阿銘沒有理會哭泣中的老婆,自顧的說道。



(四) 歡樂



??慢慢的,麗珍也停止了哭泣,大家就光著身體,坐在床上,圍成了一個圓圈;

麗珍坐起來後,陰道口緩緩的流下了兒子射在裡面的精液...阿銘看到後,

心中又狂跳好幾下...讓老婆懷兒子的身孕,這事阿銘心中更是堅定了。

阿銘清了喉嚨,挺著堅硬的大肉棒說道:『大家聽我說...』

『以後,我們家就性開放...以後星期五晚上開始,就是我們全家的性福日,

我規定從今天開始,以後每當星期五大家回到家中,除了特殊情況外,

全家都要裸體相見,直到星期日為止...而我們全家五個人,

隨時都可以互相做愛...好不好?』

『好~~ 我贊成...』阿輝第一個附和。

『爸~~ 我都還沒舒服...我看電影裡面,還有剛剛媽嗎都好像好舒服,

我也要舒服...』筱文幽幽的說道。

『對呀...我也要舒服...』筱莉也附和姊姊說道。

『好~~ 等會讓妳們舒服...好不好?』阿銘回應女兒說道。

『好~~』筱文聽了,興奮的回答。

『我也要...』筱莉也趕緊回答到。

當阿銘望向麗珍時,麗珍幽幽的喊了阿銘一聲:『老公~~』

『老婆,我請妳放下心中的枷鎖...妳是這個家的母親,妳幫兒子生小孩,

我們養的起,也可以報戶口,妳只要專心的去享受性愛,好嗎?』



??麗珍聽了,緩緩的點了頭;阿銘看到麗珍的穴口,又莫明的興奮起來,

接著又說:

『老婆,現在開始,我不會再跟妳做愛了,直到你懷了兒子的孩子為止;

阿輝,今天開始,我要你每天陪媽媽睡覺,直到你媽媽為你懷孕為止,知道嗎?』

『好...謝謝爸爸...』阿輝高興的對父親說道。

『老公~~』麗珍還是幽幽的叫了阿銘一聲。

『老婆~~ 我愛妳,絕對不會變...相信我;我要妳幫我們寶貝生個小孩,

因為這樣,讓我感到好興奮...好不好?』麗珍終於緩緩的點了頭。



??阿銘滿意的又對全家說:

『我們家性開放,但這只侷限於家裡,你們三個小朋友,到了外面,

絕對不能將家裡的事對任何人講,聽到嗎?再好的朋友都不能講,知道嗎?』

『知道...』筱文、筱莉、阿輝一同回答。

『還有...阿輝,性愛,要你情我願,不管對任何人都一樣;這就好像...

挖鼻孔一樣,挖鼻孔或許舒服,但你總不希望別人未經你的同意,就強行挖你的鼻孔吧?

這樣你清楚嗎?』

『知道了爸~~ 我不會強迫任何人跟我做愛的。』

『嗯很好...還有,你在你姊姊真正成年之前,也不能讓姊姊們懷孕,

你跟姊姊們做愛,如果不是在安全期,你一定要戴保險套,聽到嗎?』

『嗯~~ 聽到了。』

『規定這些,是希望大家能安全快樂的享受性愛;別讓性愛傷害到你們,

大家只要遵守這些原則,就不會受傷又可以盡情的享受...』

『最後,希望你們三個小朋友,在學校上課,別滿腦子想著「性」這事...

這就像吃飯,就算你再喜歡吃東西,也不該隨時隨刻想著食物,對不對?』

『嗯~~ 知道了爸...』三個小朋友異口同聲的回答阿銘。

『好~~ 那接下來...讓爸爸跟媽媽帶大家一起玩吧?』

『好!』三個小孩,聽到爸爸的話,興奮的回答。



??接著,阿銘跟麗珍夫婦倆,開始教三個小孩,如何舔屄、如何品嚐肉棒;

阿銘還親自教導兒子,怎麼肏媽媽,可以用幾種姿勢等。



??筱文跟筱莉,在父母的教導下,兩人是淫水直流,一直期望爸爸趕緊幫她們開苞,

倆個小女孩難過的不斷擠著自己的貧乳;尤其爸爸在指導弟弟怎麼肏媽媽時,

兩個女孩看的是漲紅了臉,口裡嗯哼連連...最後,兩個姊妹只好用 69 式互相舔屄,

暫時先滿足身體的需求。



??阿輝在爸爸與媽媽的教導下,又在媽媽的體內奮力的射了一次精...

當阿輝的肉棒抽離媽媽的身體後,阿輝的兩個姊姊,一個搶著吸吮弟弟的肉棒,

一個搶著舔食媽媽的蜜穴;兩姊妹都專心的品嘗著弟弟的精液與媽媽的淫水混合後的液體。



??阿銘看了,高興的不得了,尤其待會就可以玩女兒的身體,這更令他興奮,

阿銘在心中思索著:

「要先肏筱文?還是筱莉?筱文較漂亮,筱莉則比較萌...筱文較美麗,筱莉較可愛...」

最後,阿銘決定,由兩姊妹去猜拳決定...先肏猜贏的...



一會兒,兩姊妹將弟弟與媽媽陰部的愛液舔食乾淨後,只見阿輝的肉棒,又一柱擎天;

阿銘看了,將兩個女兒叫到客廳,讓阿銘跟老婆留下來享受第三次的性愛。



??阿銘帶著女兒們來到客廳,在大沙發坐了下來,阿銘問道:

『誰要先讓爸爸插?』

『我!』筱文跟筱莉異口同聲的答道。

『爸爸只有一隻肉棒,怎麼同時插兩個洞?』阿銘笑著答道。

『爸~~ 先插我啦...人家好難受喔...』筱莉撒嬌的說道。

『爸先跟我啦...我也好難受...洞洞好濕...一直流...爸~~~』筱文也撒嬌的說著。

『呵...呵...我看...不然妳們倆猜拳,贏的先讓爸爸插!』阿銘得意的說著。

『好...』兩個姊妹怒目相向的說道。

『我先說好...輸的不能賴皮...誰賴皮...爸今天就不插誰...先說好...』

『好...』倆姊妹又同時答道。



??結果,筱莉贏了...就看筱文重重的在沙發上,用力的坐下,嘴巴嘟的老高!

阿銘看了,走到筱文面前,給了筱文一個熱吻...筱文才不再發脾氣。



??接著,阿銘抱起筱莉,將筱莉平放到沙發上,用雙手握著筱莉的腳踝,

將筱莉雙腳張開,筱莉的嫩穴,完全暴露在爸爸面前,阿銘欣賞著小女兒的美穴,

阿銘突然想到...他要求筱文躺在妹妹旁邊,張開自己得雙腳,

阿銘同時欣賞著兩個幼嫩的美穴。



(五) 開苞



??阿銘開始舔著小女兒的穴,小女兒,已經嬌喘連連...口中無意識的叫著:

『爸...爸...爸...』

阿銘確認女兒淫水分泌夠多後,扶起自己的巨大肉棒,抵在女兒嫩穴口,

接著,阿銘開始舔著女兒的貧乳...『什麼感覺?』阿銘問道。

『好...好酥...好麻...』女兒嬌嬌的回答...

阿銘感到龜頭都濕了,阿銘心想,可以進去了...接著,阿銘開始親吻女兒的耳朵,

舔著女兒的耳墜子,故意在女兒耳邊,用鼻子重重的呼氣...突然...阿銘腰部用力,

大力的插入...

『啊~~~』筱莉叫了一聲...

阿銘感覺不對,低頭一看...龜頭只進去一半,女兒的穴太緊...國中一年級的穴...

似乎還容不下阿銘的巨根。

『爸~~~ 好痛~~~ 爸...』

『忍耐一下...等會妳就會爽...』阿銘低沉的回答,說完毫不憐香惜玉;

阿銘用有力的雙手,用力抓住女兒纖細的腰,然後用盡力氣,

奮力將大肉棒挺進女兒幼嫩的陰道。



??阿銘知道,長痛不如短痛...而過程...就看到筱莉,張大了嘴跟眼...

用力抓著爸爸的手挽...『啊~~~~~~~~』的一長聲....

阿銘感到肉棒像是被掐住...整隻肉棒...完完全全的插在小女兒的身體內、

整隻沒入...筱文在一旁也看的張大了嘴...

『爸!...好漲...爸...我好漲...爸~~~』筱莉又喊到...

阿銘,停住不動...看著一臉驚慌的小女兒...說道:

『不覺的痛了,就跟爸爸說...』小女兒聽了,點了點頭...

接著,阿銘又開始吸吮著女兒的貧乳,舔著女兒頸部、耳根、吸著女兒的耳垂;

慢慢的,筱莉也開始反應了...

『嗯...嗯...哼...嗯...』

『啊...嗯...爸...嗯』

『爸...爸...癢...爸...我...我...插...爸...』

『爸...裡面好癢...爸...』

阿銘得到這些暗示後...肉棒緩緩的抽離....

『爸!不要走!!!』筱莉感覺到後,立刻喊道!

阿銘一看筱莉,「八」字眉已經出現在筱莉臉上!

阿銘看了更是情慾高漲...這表情...不就是欠肏的表情嗎?

阿銘開始活塞運動,一隻肉棒,在女兒緊實的幼嫩陰道中進進出出。

現在每當阿銘插入,筱莉就『啊~』的嬌吟...

『啊~~ 啊~~ 啊~~ 啊~~ 啊~~ 爸...啊~ 好...啊~~ 舒服...啊~~ 』

『爸~~~ 快點啦...換人家啦~ 爸~~』筱文在一旁,看的心癢難耐,不耐煩的催促道。

阿銘沒有理會大女兒的要求,對小女兒的抽插則持續著;但小女兒的幼穴時在是太緊,

這遠遠超乎阿銘的想像;肏女兒,比肏老婆要發費的力氣更大。



??一會兒後,女兒的呼吸已經非常的急促,整個臉頰紅通通的,

就像一個熟透的蘋果一樣!



??筱文不再催促了,筱文看著完全發情,並即將進入高潮的妹妹,

筱文看的發愣,因為她從來沒看過這種表情的妹妹;而父親那粗壯的雙臂,緊抓著妹妹的細腰,

就看父親那雄壯的腰部,前後擺動,父親胯下那青筋爆漲的巨根,在妹妹體內進進出出;

妹妹那細嫩的陰唇,整個被爸爸的巨大肉棒,擠的幾乎變成細細一條線,

這一切,讓筱文看傻了眼;筱文心想:

「我也要將身體獻給爸爸,讓爸爸這樣插弄...一定很舒服,看妹妹舒服到幾乎不成人形...」



又一會...妹妹筱莉的身體,居然不自主的開始抖動...筱莉好像在忍耐什麼一樣...

雙眼緊閉著,喉嚨發出『噫~~~~~~~~』的長聲,幾秒後...

『啊~~~ 啊~~~ 啊~~~ 爸~~~ 我...死了... 爸~~~ 我... 好... 舒服~~~ 爸~~~』

『爸~~ 我死了啦...爸~~』

就看筱莉眼角緩緩流下淚珠,搖著頭喊道。

阿銘見狀,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又開始親吻著兩頰嬌紅的女兒,慢慢幫女兒降溫...



沒嘗過肉棒的筱文,看也知道怎麼一回事,筱文又開始對父親催促道:

『爸~~ 好了啦...該我了啦...爸都插妹妹那麼久...爸~~~』筱文一邊搖著父親的手臂一邊說道。

『好~~~ 別急,再一下子就換妳...我的乖女兒~~』

阿銘對筱文說完,接著在筱莉耳邊,輕聲的說道:

『到浴室沖沖水,將落紅洗掉...乖~~』

『嗯~~』筱莉滿足的回答。



??阿銘示意筱文照著妹妹的姿勢在沙發躺好,接著緩緩的由筱莉體內抽出肉棒,

就看阿銘的肉棒上,沾滿了筱莉的落紅與淫水,整個混在一起...



筱文看了,做了一個吞咽的動作:『爸~~~ 愛我!』撒嬌的對父親說道。

『我來了...我的寶貝女兒...』阿銘說完,就看筱莉拿衛生紙壓著自己的陰部,往浴室跑去。



??接著,阿銘一樣用肉棒開始磨擦筱文的陰蒂,就在兩人私處相碰的那一霎那,

筱文全身抖了一下,她深愛的父親,終於要享用自己的身體了;這讓筱文不由的呼吸開始急促,

處女蜜穴,又開始分泌大量的蜜汁,準備讓父親的大肉棒插入身體。

『女兒...忍著點...』



??筱文聽到父親這樣說,心中一陣得意,就感到溫熱的東西抵住了自己的穴口,接著,

一陣撕裂感,由兩腿根部傳來...『痛~~~ 爸~~~』筱文跟妹妹一樣,雙手緊抓著父親的手臂

忍不住喊到...



主臥房裡,阿輝趴在媽媽身上劇烈的喘著氣;今晚,阿輝已經在媽媽身體內,

射了三次精。



??麗珍在兒子的肉棒肏弄下,也達到了一次高潮;麗珍緩緩的撫摸著阿輝的頭髮,

享受著尚在體內的肉棒,那種與兒子毫無隔閡的親愛,能互相感受到對方身體的悸動;

對麗珍來說,這不是第一次;第一次,是她懷著阿輝的時候。



??麗珍感動的想哭,因為,她知道自己可能又將要懷孕,懷著這個曾經在自己體內,

讓自己願意為他付出所有的兒子的身孕。



??阿輝又慢慢的吸吮著麗珍的乳頭,麗珍低著頭,用慈愛的眼神,

看著肉棒尚在自己體內的兒子。麗珍感到幸福,而這一切,都要謝謝老公 - 阿銘。



(六) 高潮






??客廳裡,筱文臉上已經出線「八」字眉;筱文用崇拜的眼神看著讓自己舒服的父親,

她並不想叫,但是每當父親將肉棒插到底時,陰道深處就像觸電一樣,

迫使自己不自主的叫出來!

『啊~ 啊~ 啊~ 啊~』



??筱文的呼吸,已經調整到跟父親抽插一樣的頻率,當父親抽出時,筱文就吸氣,

當父親插到底,筱文就不自主的由喉嚨吐氣...『啊~』的一聲叫出來。



??筱文感到陰道好脹,從來沒過這種感覺;處女膜破裂後的疼痛已經完全消失,

現在陰道口已經麻掉,完全感覺不到疼痛;但是那脹脹的感覺,感覺到將父親緊緊的包附,

在加上每次被插到底的觸電感,讓筱文無比的興奮,「原來,做愛是這麼美妙啊!」

筱文心裡想著。



??阿銘低頭,開始蹂躪女兒的貧乳;就在阿銘開始吸吮的一剎那,筱文感到一陣的酥麻;

『啊~~~ 爸...爸... 啊~~~』筱文不自主的用手緊抱父親的頭。



??現在筱文的官能神經,全部集中在陰道深處與乳頭,酥麻感加上觸電感;

筱文不自主的搖頭,全身的神經都緊緊的繃著;就等父親幫自己解放!



??筱文注意到妹妹已經在旁邊看著,但筱文不感到羞恥,這刺激著筱文更大聲的叫著:

『啊~~ 啊~~ 啊~~ 爸... 啊~~ 我... 啊~~ 舒服...爸~~ 用力...』

『爸~~~ 用力...頂~~ 爸~~ 插我~~ 用力~~ 』

阿銘也幾近瘋狂,雖然女兒的陰道很緊,但阿銘更加速更猛力的肏著女兒,

嘴巴毫不憐惜的吸著女兒乳房,另一隻手,則用力搓捏著;阿銘也感到精門越來越緊,

他知道,他快射了!



??主臥房裡,麗珍與阿輝也聽到了筱文的呼喊聲...

『要不要去看你爸爸怎麼玩姊姊?』麗珍用很溫柔的聲音,對著兒子問道。

阿輝聽了,肉棒又開始變硬...『不要,我要再幹媽媽一次...』

麗珍聽了,嚇了一跳,老公從來也沒有這麼猛過,但想一想,麗珍對阿輝說:

『不行!你今天已經射三次了...要節制,明天媽媽再給你,但今天媽媽不準你再射了!』

『好~~ 吧~~』阿輝無趣的看著媽媽回答。



??就這樣,母子倆也光著身體到了客廳;就看阿銘,腰部快速的前後擺動,

那巨大的肉棒,就在筱文體內進進出出;筱文則不斷抖著身體哀號著:

『啊~~ 啊~~ 啊~~ 爸~~ 要死了啦... 爸~~ 人家受不了了啦~~ 媽... 我...要死了啦~~』



??阿銘低沉的喘著氣...『幹~ 幹~ 給妳爽~~ 我...幹~~ 肏...我女兒...的美穴~~』



??麗珍看到自己的女兒被老公這要的操弄,那種震撼,令麗珍又受不了,

麗珍感到大腿有東西緩緩流下來!麗珍低頭一看,是兒子的精液與自己的淫水...



又一會,筱文已經不行了,她感到全身的神經已經繃到頂點了,

筱文全身用盡力氣繃緊來對抗,突然...陰道深處,就像爆炸一樣,全身狂震,接著,

全身的神精在那一剎那全部散去!整個人像是靈魂出竅,飄了起來...

然後,又感到一陣滾燙的液體進入陰道,這就像按摩一樣,筱文感到無比的舒服...

她感到父親的肉棒在自己體內跳動,那就像一條線牽著自己的心跟著跳動!



??原來,在筱文達到高潮的那瞬間,阿銘也跟著射精;阿銘將精液全數射入女兒體內,

阿銘慢慢拔出,又突然狠狠插入,而插入時,就射一股精液...如此循環了幾次。



??看在麗珍眼裡,麗珍有一點的吃醋...因為自己的老公以前也是這樣肏自己,

那些滾燙的精液,應該要裝在自己的陰道才是;那應該是屬於麗珍陰道裡的液體,

如今它卻灌到女兒的體內!『老公~~~』麗珍很嬌的叫了阿銘一聲!



??阿銘沒有理會,卻開始跟女兒舌吻,阿銘努力的吻著漂亮的女兒,他不想拔出肉棒,

因為阿銘還想溫存一會,享受女兒那緊實的陰道。



??好一會後,倆人的嘴巴互相離開...

『爸~~ 謝謝你...我好舒服...謝謝爸!』筱文嬌滴滴的說道。

『爸~~ 我剛剛也好舒服...謝謝爸!』筱莉在一旁也搶著說道。

『嗯~~』阿銘回答後,才轉頭看著麗珍與阿輝,問道:

『老婆~~ 今天我們的兒子有沒有讓妳也舒服?』



??本來吃醋中的麗珍聽到這句話,才想到兒子今天也很努力的讓自己快樂,

麗珍才比較釋懷的點頭...『嗯~~ 謝謝老公...』



(七) 天倫




? ?

當天晚上,阿輝與母親同床而眠;阿銘,則摟著兩個女兒睡客房。

睡前,阿銘又把兩個女兒各幹了一次,讓兩個女兒又上了天堂,這才休息睡覺。



??就如同阿銘講的,全家開始盡情的享受性生活;麗珍那心中的枷鎖也慢慢的消失了。

現在每當星期五下班放學後,家裡除了女人月事來潮,否則,全家都裸體相對;

全家也常常一起看 A 片,一起討論劇情;或一邊看,一邊實做。



??全家現在比較喜歡看東洋片,尤其亂倫劇情的更受歡迎;所以大家也會隨著劇情,

有時兒子幹姊姊、有時幹媽媽;有時爸爸幹女兒,而阿銘,也慢慢會跟兒子玩。



??一開始,父子一起洗澡,接著,阿銘幫兒子手淫;沒多久,阿輝也會幫爸爸口交,

或是爸爸幫兒子口交;全家的歡樂,也開始多樣起來,姊妹、母女、父子、姊弟護淫等。



??當事情開始不到三周,麗珍懷孕了;而這期間,阿銘真的都沒碰麗珍;

所以很確定的,麗珍懷了兒子的身孕;全家知道這消息,瘋狂的慶祝;

筱文與筱莉,在知道媽媽懷了弟弟的種後,倆人也急著要懷爸爸的身孕;

但是阿銘堅持不準,阿銘認為最快,也要兩個女兒出社會。



??十個月後,麗珍生下了一名男嬰...父親當然登記是阿銘。而那時唸國一的阿輝,

有點懂,又有點不懂的看著自己的弟弟兒子;麗珍與阿銘則笑容滿面。



??沒多久,在阿輝的操作下,麗珍再次懷孕,又是兒子的種;因為他們全家,

希望麗珍能再替兒子生個女兒;第十周的產檢,證實麗珍這次肚子裡的小孩,的確是女兒;

聽到這消息,全家又是一陣歡樂。



??阿銘、麗珍一家,就這樣享受著天倫之樂。而那天,阿銘在替自己的孫子換尿布時,看

著孫子的小小肉棒,心中想著:

「這小子什麼時候才會夢遺?等他會夢遺時,應該能搞大他那兩個姑姑姊姊的肚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