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青春玉女張靜初

青春玉女張靜初

青春玉女 張靜初





張靜初已經是青春玉女,偶像級明星了。她身材苗條但不失豐滿,皮膚細膩白裏透紅,活潑可愛的臉上當得起“眼含秋水,眉畫遠山”的形容,充溢在她身上的那種少有的美讓人過目難忘,更為少有的是,她那美妙的處子身至今還沒有人見過,我和其他導演不同,我欣賞張靜初的清純,所以一直愛護她,沒舍得將她的處女身開發了。其實她在接她第一部片子前也曾想用處女身來競爭女主角,我不忍心糟蹋她,就安排她演配角,正因為張靜初仍保持處女身,她就和別的女明星不一樣,她的清純、活潑無人能極。??



然而,這天生麗質,很快就會被人細細品賞了,最近張靜初戀愛了,照這是我無法忍受的,很顯然在不久的將來,她的玉女身將交給她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劇組的同事也提醒我趕快用了她,免得將如此美女的第一次拱手讓人。我也有此想法,可畢竟今天的張靜初已是大明星,她決不會同意和我上床。??



今天張靜初主演的一部影片收尾,張靜初在拍演最後幾個鏡頭。



鏡頭一:張靜初身穿緊身短的青春女警官,看上去大約二十歲出頭,五官端正,肌膚白皙勝雪,傾城之色,別有一種秀麗之色,身材苗條娉婷,白裏透紅的臉蛋,楚楚動人,柳眉微蹙,雪白的皮膚光滑柔嫩,腰枝柔軟纖細,穿著一層薄薄的肉色絲襪,將白嫩的雙腿顯得修長挺直。雖穿著警裝,卻把一對豐滿高聳的雪峰繃得緊緊,我帶著近似淫欲的眼光看著這樣一個嬌柔萬狀、肉體豐盈的女警,除具有那漂亮年青的嬌柔、嫵媚之外,還有全身洋溢出健美般撩人的韻味。??



鏡頭二:張靜初穿上了一件橙黃和紅色條紋的小背心,露出潔白的雙臂和香肩,形象健康的她平常的打扮不會這麽性感清涼。她為下身配了一條仿牛仔布的藍色低腰裙,裙子用細細的腰帶輕輕系住,前面兩幅裙襟相互重疊蓋住一部份,這樣可使玉腿若隱若現;裙擺的邊緣辍了一圈垂穗,增添了裙子飄逸的感覺。然後她一雙素足套上橙黃色的沙灘拖鞋,再戴上一頂別著一朵野花的草帽,渾身上下洋溢著青春美少女的活潑氣息。



鏡頭三:張靜初的身上是一件粉紅色半透明一件頭的泳衣,高開的腰部讓她近乎完美的雙腿顯得格外的修長勻稱;泳衣質地彈性極佳,緊繃在她的身上令她驕人的身材和曲線盡覽無遺,就連高聳的雙峰上兩個精巧的小點點也清晰可見;泳衣的低胸設計使渾圓潔白的雙乳邊緣隱隱顯露在外面,讓人不僅浮想聯翩。靜初長髮如雲、美顔如玉、柳眉如黛、櫻唇如朱;烏黑亮澤的披肩秀發散落在胸前背後,發絲纏繞在雪白的肌膚上構成了惑人的圖案;美麗的大眼睛因羞辱而緊閉著,俊俏迷人的容貌格外的嬌豔嫵媚;白嫩的脖子轉到了一旁,形成了一道光滑的曲線。



看完張靜初的泳裝後,我決定拍完後將張靜初單獨留下來。 戲終于拍完了,我走近張靜初,隻見她細而直的秀氣柳眉,長而捲翹的烏黑睫毛,使她那夢幻般嫵媚動人的大眼睛平增不少靈秀清純之氣,也更加突出她的聰明伶俐、溫婉可愛。嬌翹的小瑤鼻秀氣挺直,鮮豔欲滴、紅潤誘人的飽滿香唇,勾勒出一隻性感誘人的櫻桃小嘴兒,線條柔和流暢、皎月般的桃腮,秀美至極。



“靜初,你到我辦公室來,我有事。” 張靜初換好衣服,來到我的辦公室,在張靜初彎曲的眉毛下,明亮深邃的眼睛更是顧盼生妍,配合嵌在玉頰的兩個似長盈笑意的酒窩,肩如刀削,蠻腰一撚,纖秾合度,教人無法不神為之奪。她的膚色在月照之下,晶瑩似玉,顯得她更是體態輕盈,姿容美絕,出塵脫俗。她拿起可樂喝了一小口,冰涼的感覺馬上從手上一直延續到體內十分的舒服。她感到疲倦,頭有點昏昏沈沈的,隨即眼皮也沈重了起來,雙眼幾乎睜不開來。張靜初起初還以為是昨晚沒有睡好的關係,用力地眨了幾下眼,但眼前的事物還是越來越模糊,到後來連手腳都變得一點力氣也沒有。



我的雙手將張靜初纖細的小腿握在手中,細膩柔滑的肌膚傳來一種好像美玉一樣滋潤清涼的感覺,我不由的低下頭,在張靜初的小腿上親吻起來。熱烈的親吻後,我擡起靜初的左腳,放在自己蹲下的膝蓋上,開始解開腳外側的鞋扣。扣子解開了,細細的鞋帶從扣子中抽出,靜初的一隻美足就擺脫了束縛,展現在我眼前。很快,我把靜初右腳的鞋子也脫了下來,然後他把這雙晶瑩的美足握在手中細細的欣賞。這一雙玉足真是增一分太多,減一分太少,不論膚色、形狀、柔軟都妙到極點,我忍不住半跪著舔食起來。盡情的玩弄後,我將靜初的赤足輕輕放下,雙手撫摩起靜初健美的大腿。我的手在光滑的皮膚上越摸越上,一直伸到靜初的裙子裏,我的手摸索著,很快就觸到了大腿根部。裙子實在很窄,我不得不把一隻手伸出來,但同時,另外的一隻手已挑起了靜初內褲的邊緣,手指伸到了她的兩腿之間。



我摸到了一個隆起的山丘和上面一叢柔軟的草坪,那是靜初飽滿的陰阜和可愛的陰毛,我不由得意的笑了起來,於是我的一隻手就在她的陰阜上開心的狎玩起來,另一隻手則迫不及待的去解靜初襯衣的衣扣。 我開始去解張靜初上衣的扣子。張靜初的粉色上衣是那種單排扣的端莊款式,我一上來就解開了最上面的一個扣子,然後從上到下逐個的解下去。隨著鈕扣一個個的被鬆開,張靜初瑩澤溫潤的光滑肌膚慢慢的顯露出來,我迫不及待的將襯衣的兩襟往身體兩側分開,終於看到了張靜初那日思夜想的迷人嬌軀。



在張靜初的襯衣裏面,一片光滑細膩的冰肌雪膚頓時袒露了出來。隻有一件黑色綴蕾絲的四分三罩杯文胸,張靜初胸腹部細膩潔白的肌膚大半都暴露在我的視線中。我將手掌緊貼在張靜初光潔平坦的腹部,一個淺淺的渾圓的肚臍眼兒,安靜的鑲嵌在平坦柔滑、白璧無瑕的小腹上,柔軟的肌膚如同美玉一般的晶瑩潔白。我“咕嘟”吞下一口口水,雙手在那纖細的柳腰上摸索起來,很快他就找到了短裙一側鈕扣和拉鏈的位置,於是我馬不停蹄的鬆開了鈕扣,然後“吱”的拉開了拉練,張靜初的短裙也被鬆開了。



這時,我的手已經放到了張靜初那修長苗條的雙腿上。我不停地撫摸著,張靜初身上緊貼的尼龍絲襪雖然阻隔了我直接觸摸到光滑的肌膚,反而更加的激發起我高亢的性慾來。我輕輕的托起張靜初的雙踝,小心翼翼的脫下她腳上的黑色高跟鞋,輕輕的放在地上。張靜初秀美的雙足緊裹在黑色的透明絲襪中,帶著一分朦朧,一分誘惑和一分嫵媚,令我忍不住捧在手中親吻起來。我的雙手用力的把張靜初的短裙掀起,使張靜初的下體完全暴露出來,然後沿著優雅的雙腿曲線慢慢的向上滑去。我的手滑過修長的大腿、微隆的會陰,仔細地體會著她圓滑柔美的身體曲線。



我的手指一直滑到小腹,才微微的彎曲,勾住了絲襪的上緣。接著,我提起了絲襪的邊緣慢慢的向下褪去。 隨著我手指的動作,黑色透明的絲襪捲曲著從白皙的玉腿上被剝脫下來,一直被剝到纖細的足踝處。張靜初凝脂一般瑩白的完美雙腿於是毫無阻攔的落入我的手中。我健將捲成一團的絲襪完全從張靜初的雪足上脫下,輕輕的拋落到高跟鞋的旁邊。然後我趴在張靜初的身上,親吻起這溫軟富彈性的美腿。



我將張靜初的身體擺成了俯臥的姿勢,抓著那件襯衣的後領將它扯到光潔的玉背上,再把張靜初雪玉般的雙臂從袖筒中抽出,張靜初的上身就隻剩下了白色的文胸。把上衣丟到一旁,我又伸手抓著黑色短裙的腰部,把它從張靜初圓滑白皙的臀部一直扯到腳上,然後整條扒了下來。於是,張靜初瑩白美麗的嬌軀幾乎完全裸露了出來,那黑色的38文胸和黃色的低腰三角褲,在雪白的身體上顯得那麽的醒目和突出。 剝掉張靜初的襯衣,在一片令人眩目的雪白中,被一條純白色的蕾絲 乳罩遮掩住的嬌傲雙峰呈現在我眼前。



我的手探入了張靜初的內褲,輕輕撫弄張靜初蔥鬱的恥毛,緩緩移到股間熾熱的伊甸,睡中玉女微微一震,我慢慢輕撫中間凹縫,上下來回厮磨,張靜初私人花園漸漸變的潮濕。我的手指移到肉縫頂端,摸到一粒紅豆大小的突粒輕輕撥弄,靜初全身一陣顫抖。我沒有在急著去剝張靜初的奶罩和內褲,我喜歡讓她清醒時裸露,我隻下了少量迷藥,張靜初很快將醒來,每個美女都幻想被男人溫柔構地強姦,我自信能將張靜初任我擺布。??



不出所料,張靜初很快醒了過來,但她仍覺得渾身乏力,她發現身上隻剩奶兜和內褲,張靜初舒展著的雪白晶瑩的絕美胴體:長髮如雲、美顔如玉、柳眉如黛、櫻唇如朱;烏黑亮澤的披肩秀發散落在胸前背後,發絲纏繞在雪白的肌膚上構成了惑人的圖案;美麗的大眼睛因緊閉著,俊俏迷人的容貌格外的嬌豔嫵媚;白嫩的脖子轉到了一旁,形成了一道光滑的曲線,一直連接到精緻的雙肩上;透明的奶罩下高聳的一雙玉乳尖尖上,渾圓嫣紅的小櫻桃含羞答答的挺立在明亮的燈光下;平坦光滑的小腹上,一個淺淺的小隱窩鑲嵌在白玉舞台的中央,挑逗的露出可愛的臉蛋;修長勻稱、雪白柔滑的大腿在膝蓋的地方微微的彎曲著,似乎在遮掩兩腿相合之處的亮黑森林;黑森林下的伊甸園雖然被半透明的內褲死死的保護著,然而那一抹圓隆的愛之恥丘卻無法隱藏自己畢現的美態;互相交疊在一起的玉足如同象牙一般玲珑剔透,細嫩的足趾仿似乖乖靜睡的蠶寶寶。



我摟住張靜初,我看著懷裏這有著傾國絕色、千嬌百媚的張靜初,一副楚楚嬌羞、我見猶憐的可人嬌態,不由得令我色心大動。我伸出一隻手按住了嬌羞少女飽滿堅挺的美麗椒乳,隻覺觸手的處女椒乳柔軟嬌滑、盈盈一握,輕輕一揉,就能感覺到那粒無比柔軟玉嫩還帶點青澀的處女蓓蕾。“嗯……”一聲輕輕的羞澀的嬌哼,張靜初芳心一顫,張靜初又羞又急,長這麽大還從末有過男人撫摸過自己,何況我撫摸的是一個冰清玉潔的清純處女最敏感的聖潔椒乳。張靜初掙紮不脫,隻好哀求,可我早已色心大動,如何肯放過這樣一個千嬌百媚、美貌絕色的清純處女?我就這樣耐心而溫柔地揉撫著張靜初那美麗聖潔的渾身冰肌玉骨。嬌美清純的絕色少女給我揉得芳心連連輕顫,如被電擊,玉體嬌酥無力,酸軟欲墜,張靜初嬌靥羞紅,俏臉生暈,她又羞又怕,不知道為什麽自己的身體會這樣的酸、軟。冰清玉潔的處女芳心隻覺我按在自己小巧堅挺的怒聳玉乳上的揉摸是這樣的令人愉悅、舒服,“如果是是男友就好了……”嬌羞清純的青春玉女張靜初芳心一片混亂,不知何時開始沈浸在這強烈而從末有過的肉體快感之中。純潔美麗的處女一雙晶瑩雪白、羊脂白玉般的纖纖玉手漸漸忘記了掙紮,那修長雪嫩如洋蔥般的的玉指變推為抓,她緊緊抓住那在自己聖潔美麗的玉乳上輕薄、挑逗的大手,一動不動。



當我火熱粗大的手指直接按在張靜初那緊張而敏感的滑嫩雪膚上時,張靜初一顆冰清玉潔的處女芳心“砰砰”直跳,似要跳出喉腔一樣。我在張靜初纖腰上的“愛撫”已經令冰清玉潔的清純處女狂熱迷醉,當我的大手一路下撫,插進張靜初的下身時,“唔…導演,住手…”一聲嬌柔、火熱的香喘,張靜初忍不住嬌啼一聲,柔軟的玉體緊張得直打顫。當她意識到剛才自己櫻唇小口的那一聲嬌啼是那樣的春意蕩漾時,少女又不由得嬌靥羞紅,俏臉生暈,芳心嬌羞萬般。就在這時,那隻插進張靜初下體的邪手開始輕輕的,但又很老練的活動起來,



“唔……唔……嗯……唔……唔……”張靜初連連嬌喘輕哼,那強烈的刺激令靜初又愉悅、又緊張,一雙雪白如玉的小手緊張地抓住那隻在她聖潔的下身中“羞花戲蕊”的淫手,一動也不敢動,美貌絕色的少女一顆清純稚嫩的處女芳心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身在何處。

張靜初酥胸上那一團堅挺柔軟的“聖女峰”被我舔得濡濕不堪給我這樣一輪輕薄挑逗,直把張靜初“弄”得猶如身在雲端,嬌軀輕飄飄的,秀美挺直的嬌俏瑤鼻連連輕哼細喘:“唔……唔……唔……你、唔……唔……嗯……唔……唔……唔……嗯……唔……啊……”那強烈的酸癢刺激直流遍全身每一處玉肌雪膚,直透進芳心,流過下身,透進下體深處。在這強烈的肉體刺激下,那下身深處的子宮“花芯”一陣痙攣修長玉美的雙腿一陣緊張的僵直,一股溫熱粘稠的滑膩液體不由自主地從張靜初那深遽的“花宮”內陣陣漫湧出來,直流出處女的陰道濕濡了少女那溫軟嬌滑的神密下身。



此時的我的陽具也如同一部開足馬力的機器,在張靜初乾燥狹緊的伊甸園內不斷推進,張靜初原本已漲實無比的下體頓時傳來鑽心的撕痛。堅硬肉棒終於抵達張靜初最後一道防線了,那富有韌性的處女膜頑強擋住了陽具前進的道路。……這是張靜初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的種

證明……處女膜……我的陰莖在張靜初濡滑緊迫的處女陰道中狠狠地向前一頂……我眼中充滿著無限的渴望,雙手扳住張靜初的香肩,整個身體向下壓了下去,龜頭頂著處女膜向更深的秘境挺進,很快處女膜向時伸展到了極限。“靜初,你永遠是我的女人。”我說罷,身子再向前猛地一挺經過十分之一秒的相持,陽具終於無情沖破了張靜初處女最後一道屏障,破關而入,插入花蕊深處。張靜初嬌羞無助地一聲驚呼,銀牙暗咬,一絲甜密而酸癢的刺疼湧上芳心,兩顆晶瑩的珠淚湧出美麗的秀眸,一絲不掛的嬌軟雪白的美麗玉體在我胯下微微輕顫…… 張靜初明白自己已失去青春少女那冰清玉潔的處女童貞……我巨大的肉棍深深地進入到張靜初美麗的胴體內……溫婉柔順、美貌絕色、清麗嫵媚的張靜初在我的精心挑逗下,終于被強渡玉關、刺破“花蕊”而姦淫了……優美修長的雪白玉腿根下的地毯上處女的落紅片片…… “啊”,隨著張靜初一聲淒豔嬌婉的呻吟,此刻張靜初早已整個人無力的癱在床上,任憑我肆意淩虐。



她彷佛感到一陣撕裂聲,一股撕裂般的劇痛有如錐心刺骨般猛烈襲來,張靜初秘洞之內的防衛終告棄守,我緩緩將武器拔出一點,再插入,再拔出,再插入。張靜初低頭看見我抽插的龜頭帶有血跡,知道這是自己的初紅,徐靜覽蕾悲痛得幾乎當場昏厥過去。我上身向前伏在她身上,雙手又一次抓住了她潔白挺拔的雪峰,舌頭 也深入到她的口中四處的舔著。張靜初白皙的胴體上中下都處在了我的控制下,更加的動彈不得。很快,她的肌膚已變得白裏透紅,香峰間的乳溝也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第一次的交合,加上沒有充份的潤濕,張靜初的處女陰道顯得狹窄異常,我粗 大的肉棒被秘道緊緊的包圍著,沒有一絲的空隙,前進顯得很困難。張靜初體外的玉 門被極度的擴張,嬌嫩的粉紅色已經被一種砣紅所取代了。靜初嬌啼狂喘聲聲,浪呻豔 吟不絕。被我這樣一下多點猛攻,雨蘭但覺一顆芳心如飄浮在雲端而且輕飄飄地還在向上攀升┅┅不知將飄向何處。特別是我在她陰道內的沖刺和對她嬌嫩“花蕊”的揉動將國色天香的絕色尤物雨蘭不斷送向男女交歡合體的肉慾高潮,直將她送上一個從未到達過的、銷魂蝕骨至極的高潮之巅,還在不斷向上飄升,彷佛要將她送上九霄雲外那兩性交媾歡好的極樂之頂上。



我的陽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我抽出肉棒,猛吸一口長氣,用盡 全身力氣似地將巨大無朋的肉棒往張靜初火熱緊窄、玄奧幽深和陰道最深處狂猛 地一插┅┅ “啊┅┅”張靜初一聲狂啼,銀牙緊咬,黛眉輕皺,兩粒晶瑩的珠淚從緊閉 的秀眸中奪眶而出。這時,我的龜頭深深頂入張靜初緊小的陰道深處,巨大的龜頭緊緊頂在張靜初的子宮口,將一股濃濃滾滾的精液直射入仙子般的玉人的子宮深處┅┅而且在 這火熱的噴射中,我碩大滾燙的龜頭頂在那嬌嫩可愛的羞赧“花蕊”上一陣死命 地揉動擠壓,終於將碩大無比的龜頭頂入了張靜初的子宮口。 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入了張靜初的體內,我與張靜初一起劇烈地顫抖,一個是痛苦到了峰,而一個是興奮到了極至。

開苞炮打完後,張靜初好像整個人都還沈浸在那無與倫比的美感當中,她幽幽蘇醒,隻覺渾身上下嬌慵無力,每寸肌膚都似還茫酥酥的,這才發覺自己還癱在我的懷中,兩人都是一絲不掛,下體甚至還緊緊地啜吸在一起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