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外科的患者

外科的患者

「大家都說一般外科的患者都有旺盛的精神,尤其像我們這種地方。」年紀最大的武田杏子笑著說。 「沒有錯,說這裡是醫院不如說是宿捨還有實在感。」年紀第二大的川野柰美放下手裡的雜誌說。



「而且又開朗,精神也很好。」杏子露出含有意思的笑容。



「你一直說有精神,有精神,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喝可樂的山本由美子用俏皮的眼神看著她。



「妳能看得出來嗎? 其實,什麼也沒有。」



「不,絕不會什麼都沒有。妳快坦白出來吧。」奈美把雜誌捲起來舉在頭上。



「沒有什麼,是我們大人的事。」



「這句話的問題可大了,妳是大人我就不是了嗎? 我們可都是結婚十年有孩子的人。」



「對極了,要看什麼情形,我雖然未婚也是標準的大人了。」



由美子翹起嘴巴表示不滿,奈美突然說。



「我知道了,妳大概是指307 號房的病人吧!」



「妳認為那樣嗎? 究竟是什麼樣呢?」杏子故意裝迷糊,可是她的眼神掩不住笑意。



「307 號房的病人,一定是那個章二先生了。」由美子一面點頭一面說,同時也好像想到什麼事情,露出微笑。



「對,那個人討厭極了。」



「不錯,好像他的好色是與生俱來的。當傷口好一點身體能動時,就只知道做一些色迷迷的事。」



「不對,身體還不能動時就那樣了。」



說話時杏子一本正經的樣子,大家都捧腹大笑。



那是在下午二時的休息時間,護理站除了大夜班的護理長元田真理子和還沒有來的小夜班淺野良子外,護理站有四名護士。護理站的前面是三坪大的磁磚地房間,裡面是六大褟褟米的日式房間。武田杏子等人是在日式房間裡,千秋是在外面的房間看女性週刊雜誌,似忍不住聽的聽著裡面房間的談話。



「307 號房的章二先生是....」千秋想起她們談到的男人。大概是十天前來住院,年齡是二十八歲皮膚

黝黑,撞到計程車傷到腰,左腳裡有裂痕,右手也受傷,但正如杏子她們所說傷勢已經好多了。聽說是因為車禍賠償的問題,才遲遲沒有出院。



「夏目小姐,妳也到這邊來吧。」千秋在想那個章二的事情時,杏子帶著笑容向她打招呼。



「不要一個人想心事,來聊天吧,妳雖然是未成年,但來到社會上就是社會人了。」



「我沒有想心事....」千秋走到日式房間。



「已經習慣這裡了吧? 該是習慣的時候了,對這裡有什麼感想? 」



「我很喜歡這裡,整個醫院都有開朗的感覺。」千秋這樣回答,但內心想著其他的事情。



開朗確實是開朗,可是任何事都有表裡兩面的。」川野奈美把雜誌靠在臉上對千秋說。



「妳又在裝傻了。」杏子打她一下,奈美發出尖叫聲。



「夏目小姐,明白了嗎? 患者開朗的話,我們也會變成這樣,開始時也許會不習慣,但很快就會習慣

了,這一點妳放心吧。」



奈美接下去說:「大概已經習慣了吧? 妳不是已經十九歲了嗎? 」



「生日還沒到呢!」千秋低下頭,連自己也感覺出臉紅了。



「夏目小姐,我可以過來嗎?」武田杏子帶著笑容靠近千秋。



「究竟是什麼事呢?」千秋感到氣氛有點異常。



「讓我摸還不到二十歲的乳房吧!」杏子說著。



「這....請不要開玩笑了,是不是?」千秋向其他的人徵求同意,但很遺憾的,沒有一個人站在千秋這

一邊,而且露出好奇的眼光,準備看事情的發展。



「可以吧? 我想回憶一下那種很久以前的感覺。」



「我不要,真的我不要。」千秋用雙手保護自己的胸部。



現在如果是夜晚,而且和杏子單獨二人的話,心情也許會不一樣,況且已經經驗過同性戀,也聽過院長說的話,自以為了解這個醫院的獨特氣氛。



可是眼前有二個資深的護士,更重要的,現在是大白天,前幾天和院長的那件事至少是在不用擔心有人來的第三手術室裡面的小房間,在護理站,是隨時可能有人進來。



「有什麼關係? 夏目小姐,讓她摸一摸吧,又不會少一塊肉。」



川野奈美一面說一面過來抓住千秋的雙手。



「啊,真的不要這樣。」就在千秋轉頭看奈美時,杏子的手摸到乳房。



「啊..不要。」千秋為逃避那隻手扭動身體,但手被奈美抓住,一點辦法也沒有,杏子的手從衣服上摸

到千秋的右乳房。



「哇! 好大啊! 」杏子發出很大的聲音。



「又大又豐滿,而且還有彈性。」



「啊....求求妳不要這樣啦。」千秋一面哀求一面掙扎,可是杏子不理會千秋的話。



「這樣的年輕真叫人羨慕,能分給我三分之一就好了。」



「真的嗎? 也讓我摸摸看。」



山本由美子來到千秋的面前,伸手握左邊的乳房,然後像檢查似的輕輕揉。



「不錯,好像乳房的肉還有節奏感。」



「不要這樣啦,會有人來的。」遭到兩個女人撫摸乳房,千秋忍不住發出嬌柔的聲音。不愧是同性,知道女人的敏感部分。



「不能這樣,我....」可是那兩個女人完全不理會千秋的哀求,從衣服上握緊乳房,向左右搖動,上下

捏弄,任意的用手掌玩弄。



「喂,既然這樣還不如直接的好。」抓住千秋雙手的杏子,帶著興奮的口吻說。



「啊....求求妳們不要這樣了。」



這樣的哀求當然沒用,杏子把千秋的白衣拉鍊拉開。



「哇! 肉是隆起的,有年輕的味道。」杏子高興的大叫,然後伸手到乳罩上。



「武田小姐,不要把乳罩....」



「有什麼關係,我們都是護士。」乳罩被拉下去,千秋的胸部感到解放感。



胸部的自由和一種放棄掙扎的心情,使她失去反抗的力量。



已經被看到以後,心情反而感到輕鬆。不過只有她一個人弄成這樣感到難為情而已。其實大家都是同性,事到如今不如大家都一樣會覺得更輕鬆,有人來了也沒關係,至少責任不在她自己。



「這是十八歲的乳房,不過十八歲也應該有敏感的反應吧。」杏子像自言自語的說著,就用二根手指捏住右邊的乳頭。



「啊! 」強烈的刺激感使千秋忍不住叫出來。



「好像很敏感的樣子。」奈美捏住左邊的乳頭。



「夏目小姐,妳的感度很好吧。」杏子悄悄的說,使乳頭上的手指移到乳暈上。



千秋把手放在杏子的手上回答,自己覺得感度是不錯的。但沒有和別人比較過,精神特別激動,根本沒有想到感度的事。



「這樣弄會怎樣? 」用手掌包住乳頭畫起圓圈。



「不要緊,這樣弄會怎樣? 」這一次是用姆指和食指夾住乳頭的根部揉搓。



「好可愛的乳頭,紅紅的硬起來了。」右邊的乳頭被含在柔軟的嘴裡。



「啊! 啊..」因為太舒服,千秋相反的想推開杏子的頭。可是杏子不讓她得逞舌,尖在乳頭上掃來掃去。



「啊! 不能這樣! 」「我也來愛妳吧!」奈美和杏子一樣,把左邊的乳頭含在嘴裡。



「啊! 啊..」千秋的頭猛向後仰,就像雙胞胎吃奶一樣,抱住兩個人的頭。



兩個人吸吮乳頭的節奏不同,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像電流一樣傳到下面的小肉豆上,不由己的夾緊大腿扭動。



這時候由美子的手偷偷伸向那裡。「我讓妳的這裡也舒服吧。」



在那裡撫摸,手指微妙的動作在最敏感的地方活動,千秋忍不住扭動屁股分開腿。



「躺下來吧。」這樣說的是杏子。



「先要輕鬆一下。」奈美伸手到白衣裡解開乳罩的掛鉤。



「那麼,這一邊也應該輕鬆一下。」在千秋兩邊的人把她推倒,由美子把千秋的褲襪和三角褲拉下來。



「她的毛長齊還不到一年吧,我喜歡這樣,軟軟的,像羊毛一樣輕飄飄的。」



敏感的肉豆被輕柔的撫摸,美感在那一帶擴散。因為強烈的快感,不得不夾緊大腿。褲襪和三角褲掛在膝蓋的上面。由美子的手在下腹部和屁股上摸來摸去,撫摸的感覺和男人的手好像完全不一樣。



上身也有同樣的感覺,左右乳房分別在柔軟的手掌裡,充血增加感度的乳頭,被嘴唇吸吮,有時候還會有牙齒的攻擊。



「啊..」抬起胸,大腿顫抖,千秋忍不住發出歡愉的聲音。



「舒服了嗎? 這裡和這裡也舒服了嗎?」在下腹部上撫摸的手經過夾緊的大腿,稍許鑽入大腿根裡。



「把這裡的力量放鬆吧。」千秋知道由美子的目標在那裡,因此使身體顫抖,可是也放鬆那裡的力量 。



手指摸到半閉的肉縫,溼溼的騷癢的花瓣,兩個膝蓋夾緊到痛的程度,同時挺直身體。



「已經這樣濕淋淋了,這裡面呀,好像是活的。」



「上一邊是越來越硬了,上天堂去吧,舒舒服服的上天堂去吧。」



陰核和陰唇都忍不住強烈的刺激,千秋的身體不由己的開始上下扭動屁股。



「舒服了嗎? 妳可以更用力的扭動屁股。」



屁股上下移動,同時胸部向上挺。感覺出自己的乳頭已經硬到極點,有二個人在吸吮乳頭。



「不行了,快要洩了,忍不住了....」



「妳可以得到更大的痛快,快用力扭屁股..」右邊的乳頭被牙齒咬,手在胸上來回撫摸。



這一次是咬左邊的乳頭,但感覺和右邊不一樣,這一邊的手在撫摸脖子和耳朵,千秋知道那個時間的來臨。



屁股挺得更高,玩弄陰核的手動作加快,摸花唇的手指進入肉洞裡。



發出歡樂的聲音,這個聲音低而粗,不像是自己的聲音。



「嘔! 嘔..」無法剋製自己,還是發出野獸般的聲音,快感不斷的從下面向上湧出。



進入肉洞裡的手指開始活動,有節奏的進進出出,輕輕碰陰壁,壓迫陰口,這種動作只有女人才能做的出來。



不行了,真的要洩了,要達到高潮,會在痙攣中洩出來,就在千秋朦朧的想到這裡時,陰核的皮被剝開了。



快感傳到腳趾頭上,肛門也覺的濕濕的,一定是溜出來的蜜汁。



「喲,好可愛! 」隨著這句話,被剝開的陰核被吸入嘴裡。



快感愈來愈強烈,身體裡的陰核也自動的開始蠕動..。



「洩出來了!」千秋這樣叫出來。



敏感的陰核受到觸摸打診,每一下都傳到濕濕的肛門上,刺激使肛門不停的一張一合的蠕動。



聽到這個聲音張開眼睛,看到戴護士帽的武田杏子。



千秋想起來,可是身體不聽使喚,但還是想設法起來。



「沒有關係,妳不用起來了。」杏子露出微笑壓下她的肩頭。



「怎麼樣? 舒服了嗎? 完全都洩出來了嗎? 我讓妳再洩一次,然後也讓我洩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