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真實事件)我上了朋友的熟女姐姐

(真實事件)我上了朋友的熟女姐姐

這是真人真事,目前只有我跟她的秘密,因此名字上有做了一些修改。

??我是一個大學生,是一個大三升大四的大學生,因為從來沒交過女朋友,可以說是靠著波多也結依度過我許多美好時光。但是老實說,我已經厭倦用手滿足自己性慾的生活了,我想找個女人好好發洩阿!!



??而我有個很好的同學,他人住在小港是從台南搬家過來的,他名叫宗諺。他有個跟他相差18歲的姊姊,叫做惠娟,是個會計師,我都稱呼她叫惠娟姐,雖然她年約40但是臉蛋身材依舊保持不錯,說上魔鬼倒不至於,但是足以讓男人幻想。另外還有一個老媽,她們三個住在一棟透天厝裡。



? ?我跟他們的感情都算很好,而惠娟都把我當自己的弟弟在看,因此我常去他們家玩,但是每次我看到惠娟姐不知不覺身體會有種興奮的感覺,所以我老是幻想跟她上床翻雲覆雨,期望有一天推倒她的來臨。



? ?有一天我如往常的來他們家玩,因為惠娟的房間在三樓,有電腦冷氣以及電視,所以我在他們家有一段時間都在那個房間度過。玩著玩著,突然宗諺的媽媽在樓下要他去親戚家拿個東西,



「我先出門了,等下回來。」宗諺出門時對我說。



「路上小心!!」我對他到別。



??而這時惠娟正在一旁整理衣物,「我先洗個澡好哩,順便去樓下拿個東西。」她對著我說。我回應了她,而她將準備換穿的乾淨衣褲以及貼身內衣褲放在床上後就去樓下。但是我看到她的內衣褲在床上我的老二就不自覺的雄起,於是我趁她在樓下的時後趕緊拿起她的衣服聞,雖然都是還沒穿過的乾淨衣服,但是一想到她等下會穿在身上我就很興奮。我掏出我的老二開始撸管,甚至拿她的內衣跟內褲套在我的老二來回磨蹭,而我滿腦子想著惠涵姐的身體沉浸在無限幻想中,不一會兒就想射精了,但是又不能射在內褲上面,這樣肯定會被發現的。所以我抽了幾張衛生紙,把精液射在衛生紙上之後將才留在老二上的精液抹在惠娟的三角內褲中心地帶。我腦海中突然有了目標:今天一定要上了惠娟!



??這時已經完成好布局的一半了,接下來打算從浴室下手。我發現門外有個放置要換洗的衣褲的籃子,於是我有了一個計畫:我先找浴室門的鑰匙,趁惠娟進去洗澡的時候將浴室的門反鎖而讓她困在裡面;接下來將他們的水龍頭動手腳讓惠涵姐打不開水,但是換洗衣褲都放在外面卻又因為被反鎖不能開門走出來,但是會開水龍頭的人卻只有我,這麼一來她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讓我闖進去幫她一馬!那接下來會怎樣用想的就知道了。



??一切的布置已經完成了,而惠娟也上樓進來房間拿了剛才殘留了我的精液的衣物去了浴室。很好一切按照計畫進行,當然我緩慢的拿著鑰匙跟上,這時她已經進了浴室,我確認了旁邊的籃子,裡面正好是她剛才穿的衣物以及即將換穿的衣物,所以我可以明確推斷她在裡面是裸體的,而我馬上將門反鎖,準備讓她掉入陷阱。



「奇怪?水龍頭怎麼打不開?」她在裡面無論怎麼開就是沒聽到水聲,很明顯她無能為力,正當她要走出浴室的時後發現門打不開,就算她把鎖頭姐開了門就是開不了,廢話!開的了那計畫就完蛋啦。



「惠娟姐我會修理水龍頭,我來幫妳好不?」我很假掰的對著浴室的惠娟說。



「好,但是你要怎麼進來?門好像怪怪的。」她很疑惑的轉著門把。



「交給我!」我一個鑰匙插進去一轉,門就打開了,當我踏進浴室的那一剎那我完全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她赤裸的身體就在我的眼前,我感覺到我下半身要爆發了,但是我知道要忍耐,太過猴急反而會有反效果,所以要循序漸進。

??這時惠娟並沒有理我而繼續轉著不動於衷的水龍頭,這時我知道機會來了!於是我左手搭著她的肩,轉頭看了我一下,一個壯碩的男子正摟著她的裸體,雖然她是個熟女可以看出淡定無畏的表情,但是還是可以揣測她不知所措的心情。這時我摟著她說:「惠娟姐,接下來我要你幫我,要照我的話做,OK嗎?」



惠娟完全沒有考慮。「好,要怎麼做?」



「我們一起轉這個水龍頭,你拉左邊我拉右邊,當我喊轉的時候你就跟著我一起轉,夠簡單吧?」



此時我左手已經完整的摟住她但是她卻完全不會在意讓我有點感到意外。惠娟當然是點頭了,於是在我的指揮下用力的轉水龍頭,但是我看她雙手失利的時候她胸前那兩顆不算豐滿卻算有料的乳房不斷的抖動,讓我好想捏下去。想必一定是要忍著,因為機會離我越來越近。



很順利的,水龍頭轉開了,頭上的蓮蓬頭夾帶著冷水沖了下來把我們兩個淋到濕透。



「惠娟姐會不會冷?」我第一時間正面抱著她,當時是冬天。



「不會,謝謝.....」惠娟突然一副驚訝的表情,看來是被我的舉動給稍微嚇到了。



「惠娟姐,我全身濕了耶,我可以跟你一起洗澡嗎?」我深情的看著她。



「恩.....好,不然你感冒也不太好.....」惠娟帶一點點口吃的答應我。



??我那天瞬間覺得上天在幫助我,她要讓我脫離萬惡處男的稱號了!



??我馬上把衣服都脫掉,全身赤裸的來到惠娟旁邊,輕輕的抱著她,想當然她也不會反抗我。我將已經雄起到快爆炸的老二貼著她的屁股側邊。



「惠娟姐,你的身體好美,你到現在還沒嫁人真可惜。」這時我的左手慢慢的滑到了她的臀部上面。



「宗諺還小,靠他一個人養媽媽我哪捨得嫁人阿!」她有一點害羞的回應我。



??於是我開始的撫摸她,左手捏著她的屁股,右手從她的腰部移到他那尖挺的雙峰輕柔的搓揉著,我從惠娟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害臊但是帶一點舒服的表情,這時我忍不住了,我把她的頭轉了過來,吻上了她的唇。我的雙手依舊忙碌,她也很安心得把雙手勾到我的脖子後方,這是我第一次與女性接吻、洗澡、甚至是毫無忌憚的撫摸。



「惠娟姐你也是第一次跟男人接吻洗澡嗎?」我看著她問。



「恩阿.....感覺有點怪怪的,因為我們兩個年紀時在相差有點....」惠娟帶點愧疚的表情。



「不會啦,年齡不是重點,只要是你情我願,只要你舒服我就很開心了。」這時我用手輕輕得挑了一下她的小穴。



「啊~...」她輕輕的一聲吟叫但是又不敢叫得太大聲讓我快爆發了,我從來沒想過一個快40歲的女人可以完全讓我的性慾完全開放,我決定要向前邁進了。我開始撥弄挑逗著她的小穴,她的喘息聲也越來越極促,感覺她很享受在我的愛撫之中,而我牽著她的手放在我的老二上面握著。



「其實,我希望你把下面的毛剃掉會更好看喔。」我這樣建議她。



她害羞的看著她的小穴,「真的嗎?」



她一邊握著我的老二同時我一邊玩弄著她的陰毛,用中指來回的抽插她的小穴,看來是可以前往下一步了。



「幫我打一下。」我對她說。



「不太會耶.....我沒有經驗。」她帶著一點苦笑。



「這樣來回就好。」我抓著她的手在我老二上來回抽動。



??很明顯從她的動作中看出有點笨拙,試完全沒有經驗,畢竟要跟我這個撸管上千次的老鳥來說的確是沒得比,但是畢竟她是女人阿,我依舊很舒服,很快得我就高潮了,但是我忍住不射。



「惠娟姐你幫我吹一下好不好?」我進一步要求她。



「用嘴巴?」她完全不知所措。



??於是我要她蹲下,把我的老二頂著她的雙唇磨蹭,我輕輕用手撐開她的嘴巴把老二給放進去,我瞬間感覺到快升天了,而惠娟姐也慢慢的用嘴巴與舌頭吸吮著我,那種感覺我無法形容,非常得舒服。因為從來沒有女人幫我吹過喇叭,所以我當時非常享受著那種感覺。因為她怕我老二會受傷所以她嘴巴抽動速度很緩慢,但是有我的帶領之下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



??吹了一陣子之後就在我快射出來的時候,我對她說:「停!我差點就射出來了,你先站起來。」那當然,最終目標就是要插她拉!難得的雞會怎麼只能攻佔她的嘴巴呢?我很貼心的扶了她起來之後將她轉身,要她把雙手撐在洗手台上,我撐起她的屁股準備將老二插進她緊閉未開發的小穴裡。



「你要插進去?」她有點驚訝。



「恩阿,你不滿足我我會很困擾喔。」我從後面抱著她想盡辦法說服她。



??就在我的半推半就之下我成功的插了進去,「啊~~~......」她一個呻吟隨著我的突進一起發出去,她的身體一個禁臠之後就順著我的抽插前後動作。她的小穴非常緊,整個把我的肉棒完整的包覆,那種感覺比在嘴巴裡更舒服,感覺像是削鉛筆機想把你的什麼東西給榨出來一樣。



??我將雙手往前把她的身子拉上來貼著我的胸膛讓惠娟呈現像弓起的姿勢,我抓著她的雙手用下半身猛烈抽動,惠娟的呻吟越來越大聲,可是她又怕樓下的老媽會聽到所以想盡辦法隱忍,她越忍我就越爽!



??眼看過了一段時間了,該是要射精的時候了,我心裡開始百感交集:是要直接中出她呢?可是又怕她懷孕;還是射在她的屁股或胸部上面感覺不錯;還是射在她嘴巴或臉上一定也很爽,但是怕她覺得噁心想吐。我的言行舉止雖然已經達到變態的境界了但是我一就要有紳士風度,不能讓女人為我傷心。正當快射出來的那一剎那,宗諺回來了。樓下的開門聲很大聲加上他往樓梯上前進,此時不趕快出浴室肯定不行。



??這時惠娟姐推了我的肚子一下,「先不要射,宗諺回來了趕快出去!」她催著我,想當然在這種節骨眼上只能放棄,而我當然沒有射精。可是我一點都不想放棄!我今天一定要射在惠娟身上!

??

? ?不過走出浴是趕緊穿上衣服之後,惠娟有點滿足的跟我說:「謝謝你,不要跟宗諺說喔。」



「還會有機會的!」我笑笑得跟她說,我也沒看她的表情回應就回房間繼續看電視了。



??到了晚上,我在他們家吃晚餐,而一整個晚上就是跟宗諺看動慢打屁聊天,但是我心裡其實一直想著今天下午跟惠娟在浴室所發生的魚水交歡。想著想著我得老二又硬了,真是討厭!



??晚上10點,在過不到2個小時我猜大家也累了想睡覺,我開始想:刷牙洗臉完之後就是上床睡覺啦,還用問嗎?我一定是跟宗諺睡覺阿難道我會光明正大在宗諺面前說我要去跟惠娟睡覺?但是我心裡想惠娟一定也想等我去她的房間度過春宵,一想到這裡我好興奮可是我又不知該如何行動,畢竟萬一宗諺知道我半夜不在他床邊他一定會知道我跑去惠娟房間拉,雖然他會覺得沒有什麼但是多少會懷疑我的心態呀,為了要完美的做出一個理由,一定要想個方法。



? ?這時我突然想到一個妙計,我記得一個禮拜前宗諺有跟惠娟去好市多買一瓶伏特加很好喝,於是我問他:「上次你買的酒還有嗎?」



「還有阿,在冰箱裡。你要喝嗎?要喝我帶上來一起把它喝完。」



??太棒了,宗諺完全上勾,只要今晚把他灌醉,依他的睡眠型態肯定一整個晚上不會起床睡到自然醒。那就是我潛逃的時光了。隨著兩小時過去,動漫隨著酒慢慢的喝完,宗諺一副就是想睡覺的樣子,於是我提議說來睡了,他也答應我,就在晚上12點左右,他一躺上床馬上呼呼大睡,那我呢?我才不會笨到帶在那裏,肯定是溜去惠娟的房間拉。



??當我輕輕打開房門時,燈光已經暗掉剩下一盞小夜燈,惠娟一定是睡著了。我悄悄的翻開了棉被,看到他的睡姿一覽無遺,依我看她肯定是沒穿內衣,從她的睡衣當中可以看到兩顆尖挺的乳頭凸出來的模樣,我將大腿跨到她的另一邊,把被子往我身上蓋,然後像伏地挺身一樣慢慢貼上她,就在我貼在她身上的時候我雙手已經往惠娟背後環抱,惠娟醒來之後睡眼惺忪的看著我。



「是你阿.....」惠娟還沒說完我的嘴已經貼上她的唇了,我的雙手很不安份的撫摸她全身,惠娟的喘息聲從接吻當中傳到我的嘴巴裡面,可以感覺到她非常的強烈渴望我的進攻,但是她的個性是屬於比較成熟穩重的所以她並沒有明顯的動作去引誘我,那我當然就要主動一點了阿。



??我馬上把全身的衣服脫光之後我把手往她身體的內褲拉開,一摸下去赫然發現:毛都剃光了!她真的是為了我剃毛而且她知道我今晚會來找她!



「惠娟姐,沒想到你為我準備多時阿....」我的右手不停的抽插她的小穴。



「我....哪....哪有.....嗯~啊~....我只是.....覺得..啊啊啊~~....剃毛比較.....乾淨....」惠娟夾帶著輕微的呻吟聲回答我,很明顯就是說謊啊,就算她嘴巴說不是,可是她身體卻非常老實的告訴我就是如此。



??當然一整個晚上下來最希望就是把我今天隱忍下來的精華全部釋放出去,所以我抓著我的老二在惠娟的陰唇上磨蹭。



「惠娟姐,我要進去了喔~」我很小聲輕柔的在她耳邊說。



「嗯....嗯啊~!唔唔唔....」



??她答應我的一剎那我的老二往她的秘密深處捅去,她一個呻吟稍微大聲了點我馬上遮住她的嘴巴。我們蓋著棉被吹著冷氣帶點微弱小夜燈的燈光,那樣的氣氛非常得好,即使房間非常的涼但是我們的活塞運動使我們留下許多的汗水,我一邊抽插著惠娟的小穴一邊輕輕含著她的左耳,雙手緊緊抱著她使她只能貼在我的身上不斷得喘氣。



「舒服嗎惠娟姐?會不會不舒服或是弄疼你了?」我溫柔的問著她。



「不...不會....你很體貼~你是我看過最體貼的男人。」惠娟帶著舒服以及呻吟卻笑笑得回應著我。



「今晚我一定要佔有你,你是我的。」我堅定的跟她說。



「嗯~」惠娟點了一下頭之後我開始衝刺,我感覺惠娟的小穴裡充滿了淫水在濕潤著我的巨根,而我也不惶多讓猛烈的抽動。惠娟的喘氣聲以及叫聲越來越大聲了,她用雙手遮住嘴巴深怕隔壁熟睡的宗諺聽到,而我感覺到她又再度的高潮了,想當然我也高潮了。



「惠娟姐.....我想射了~」我汗流浹背的對著惠娟說。



「直接射進來吧~沒有關係。」她很肯定的回答我



「真...真的嗎?不會怎樣嗎?」我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嗯....是我自願的,快射進來吧。」惠娟再度肯定的回答我,而這次回答是深情的看著我,那種表情就是一副她願意相信你把一切都交給你的表情。



「嗚嗚嗚嗚~~喔喔喔~~ 啊啊啊啊啊~~~~啊!」我最後一陣衝刺加上一陣出力的叫聲,把我所有今天累積的精液全部射進惠娟的陰道裡面。



我只知道我射了很多,很多,我從以前到現在從來沒有射這麼多精液出來的。我從下體那邊濕潤的床單可以很明顯知道大量濃濃的精液從惠娟陰道裡面流了出來。

我頓時癱軟了一下,我趴在惠娟身上抱著她再度親吻她,之後我倆深情對望了一下子。



「會不會懷孕啊惠娟姐?」我第一件事情是想到這個。



「沒關係啦,反正我也滿喜歡小孩子的。」惠娟一臉幸福樣。



「可...可是...」我正要接著說。



「不要擔心,你不用負責,我的經濟能力足以獨自扶養他,至於被追問是誰的種,我絕對不會說是你。」惠娟用堅定的眼神告訴我,那一瞬間我感覺她從原本只是一個滿足我性慾的女人變成了一個好像是我的親生姊姊一樣,那時我頓時覺得今晚的豔遇戰時告一段落,於是我倆就抱著彼此睡覺,今晚畫下了句點。



??隔天衣大早我醒來之後發現惠娟還在睡,我馬上把老二再度挺進她的小穴把惠娟弄醒,我們又做了一次,依舊是內射了惠娟,完事之後我趕緊回到宗諺的房間躺著,這個計畫可以說是大功告成。而那天晚上的一夜情,惠娟沒有懷孕算是小確幸吧,我依舊如往常還是找宗諺玩,當然都會找空檔偷偷得跟惠娟翻雲覆雨,內射、顏射、吞精樣樣來,可以說是度過我幸福的大學生涯。



? ?大學畢業的那一天,宗諺跟惠娟一起來看我帶著學士帽的樣子,我當然是很開心她們惠來找我,而惠娟突然跟我說過來一下,我被拉到一旁時她在我耳邊說了一句話讓我震驚了,



「阿信,我肚子已經懷了你的孩子了喔~~」